里昂小李子
黔南州信息網|www.iyhg.net

首頁 > 最新信息 / 正文

六道輪回:古代不同文明模式背后的結構性裁體

網絡整理 2019-06-04 最新信息


六道輪回:古代不同文明模式背后的結構性裁體


迄今為止,人類的文明發展都是在追求擺脫自然因素限制。尤其是在漫長的前工業化時代,要做到這點是難上加難的事情。各類不可抗的自然要素,完全可以左右一個國家乃至整個文明的發展樣式,迫使人們在最大程度上做到天人合一。

因此,我們在回放古代世界的各類型文明時,看到的都是人類與自然環境對抗的結果。區別僅僅在于順從更多些,還是人為成分本身更突出。

季風帝國

六道輪回:古代不同文明模式背后的結構性裁體

現代世界起源于季風帝國的開拓



季風帝國,顧名思義就是以茫茫大洋上的季風為載體,擴張自身領域和周邊影響力。在人類的漫長歷史中,先后有阿拉伯人、希臘-羅馬人、波斯人、埃塞爾比亞人、印度人、西班牙人等民族利用季風航行。但從持久影響力和程度而言,他們都及不上近代的葡萄牙人與荷蘭人。

在15-17世紀之間,葡萄牙大帆船縱橫當時的大部分季風海區。除了因條約限制而不能涉足的太平洋沿岸,他們的船只跑遍了大西洋和印度洋各地。在擊敗了眾多抱有敵意的對手后,建立起以眾多堡壘商站、設防港口為支點的海權體系。他們的足跡不僅遍布大西洋兩岸,也在東非、印度、波斯灣和南洋地區站穩腳跟。依靠每年都如期而至的季風,不斷派大型船隊將財富運回歐洲。


六道輪回:古代不同文明模式背后的結構性裁體

葡萄牙人的季風帝國 將各封閉的海區打通



葡萄牙人當然不是最早利用季風經商、劫掠和作戰的民族,卻是將大部季風區打通的集大成者。他們也不是技術的原創者,需要從意大利和阿拉伯人那里學習航海經驗,也勢必從西北歐的法國和英格蘭引進人口與武器技術。但這些歐陸西南角的居民,首先將這些看似并不融洽的元素,有機捏合在了一起的。因此,過往的海商只能以紅海和波斯灣為起點,以印度的坎貝灣為終點。但葡萄牙人卻可以從里斯本出發,以馬六甲-澳門-摩鹿加群島和長崎為終點。至于如何有效的捕捉和利用季風,也成為了那些年里的葡萄牙國家級機密。

但正所謂成也季風-敗也季風。葡萄牙船只因季風而在大洋上暢行無阻,也因為季風的時節而不得不經受路程折磨。除了海難造成的船毀人亡,還有遠距離航行所帶來的補給不足與各類因營養缺乏所造成的疾病。每艘去往東方的商船,來回都需要花上1年以上時間,超過了20世紀宇航員的往返月球周期。這也給留守遠方的駐軍以巨大麻煩。因為當航海季節過去,就會引來數量龐大的敵軍圍攻。這種遙遙無期的季節性消耗戰,最終耗盡了葡萄牙人靠季風運回來的所有財富。


六道輪回:古代不同文明模式背后的結構性裁體

每批去往東方的海員 工作時長都超過了今天的宇航員


至于那些連季風的難以觸及的地方,葡萄牙人就更是難以扎根立足。雖然他們曾經不止一次的向內外圍海域和陸派遣過探險團與遠征隊,卻不是無功而返,就是在對方的強力抵抗下功虧一簣。封閉的紅海、干旱的摩洛哥內陸、炎熱的剛果雨林和只有半開放的波斯灣,都是帝國勢力首先遭到失敗的前沿。這些地方恰恰都是季風影響力極小的區域,無法為看似偉岸的大帆船提供足夠助力。

葡萄牙人之后,還有后來居上的荷蘭共和國和東印度公司。他們在獲得了關于季風航行的全面情報后,立刻開啟了挑戰者模式。利用更科學的管理模式與金融工具,獲得了更為靈活的手段和策略。在這層高壓之下,前代帝國也順著回程的季風撤退。荷蘭人則繼續將季風模式運轉下去,直到逐步走入工業化時代的英國崛起。往后的世界海權歸屬,就不僅僅是依靠季風為最重要載體了。


六道輪回:古代不同文明模式背后的結構性裁體

利用季風的大帆船 開創了至今都不過時的全球海運



河道帝國

六道輪回:古代不同文明模式背后的結構性裁體

中原文明實際上主要仰仗河道的分布



既然有走海路的強權,也就一定會有依賴內河的帝國。從最初的兩河領域和古埃及開始,人類歷史上就涌現出大批以內河為輻射中樞的大河文明。但若要從維系這些帝國的載體而言,我們完全可以稱之為河道帝國。其中,又以居于歐亞大陸最東端的中原地區最為持久而明顯。

河道帝國的基礎,是流經其核心區域的大型河流。兩河流域有底格里斯河與幼發拉底河,埃及有更為單一的尼羅河,中原也離不開沖刷出華北平原的黃河。但相比起源更早的前兩者,中原帝國在地理條件方面更有優勢。因為除了作為軸心的黃河主干道外,周圍還分布著像汾河、渭水和洛河等足夠規模的支流。這就讓中原文明的開拓者,不會像中東和北非的同行那樣,僅僅滿足于呆在大型河道兩岸。他們完全可以使用簡易的小船,航行到更多地方,建立新的家園。


六道輪回:古代不同文明模式背后的結構性裁體

黃河流域的水系復雜性 遠超兩河與埃及



六道輪回:古代不同文明模式背后的結構性裁體

鄭國渠是早期人造河道代表著



在更遠的外圍,是諸如海河、淮河之類的次級水系。由于黃河在歷史上屢屢發生大面積改道,這些臨近水系也就某個階段內,成為了黃河流域的一部分。這種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反復,進一步豐富了黃河水道的覆蓋范圍。隨之而來的就是中原文明的前進和深化。當自然河道已不能滿足擴展需求,帝王與匠人們便會想方設法挖掘人工河道,成為眾多影響深遠的運河。

作為河道帝國的必然衍生品,運河很早就出現在了美索不達米亞和埃及。但在缺乏足夠復雜的內陸水系支撐下,早期運河很有可能因環境變遷與戰亂人禍而永久停擺。相比之下,源自長江流域的東方式運河網絡就更具有頑強的生命力。從春秋末年的吳王夫差開始,運河首先聯通了長江與淮河兩地。稍后,北方諸侯也在戰國初年開始紛紛跟進。先有魏國變法后開通的鴻溝,后有秦國一統中原過程中挖掘的鄭國渠。靈渠的疏通,則又讓中原文明的前沿深入到了嶺南地界。


六道輪回:古代不同文明模式背后的結構性裁體

長江流域的水系條件 也超過了北方的黃河



一直到后世的隋唐帝國,重新整合的大規模運河系統,足以讓內河船只從太湖流域北上,一路抵達關中的長安附近。明清帝國所依仗的京杭大運河,也只是將旅程的終點更改到了北京。而要在多山少平原的長江以南開拓,也不可能擺脫對贛江、湘江、烏江、岷江等長江支流的倚重。


這些源自天然或出自人為的河道,彼此間勾連交錯,形成了中原文明的穩固網絡。但反過來,也會在很長時間內,限定了中原文明的覆蓋范圍。每個盛世王朝的官吏、軍隊和大型物資供給,都幾乎完全沿著水道而行。一旦脫離有足夠水系支持的河道網絡,則整體實力與影響力都會逐步遞減。到了濕潤空氣完全被山麓阻隔的遠方,則要求統治者采取其他模式來進行管理。


六道輪回:古代不同文明模式背后的結構性裁體

大運河之類的人造河道維護 也是帝國財政中的重要負擔



介于兩者之間的遼東、晉北、河套和西南山地,就會成為中原文明與外部勢力反復爭奪的熱點區域。歷史上的大一統王朝,屢屢在這些地方長期用兵,不是沒有深層次原因。至于對海洋領域的忽略和不削,也是依托內陸河道所必要帶來的副產品。


一直到19世紀中后期,清朝才在世界大勢面前放棄了對內河水道的無條件依賴。轉而追求蒸汽輪船與火車鐵路這樣的現代化交通載體。但在此之前,河道系帝國已頂住了眾多異域文明的輻射沖擊,其中就包括了前文所介紹的季風帝國。雖然葡萄牙和荷蘭商船可以通過季風抵達廣州等貿易港口,卻不可能替代內陸水道上的漕運隊伍。作為兩種文明樣式的結合體,元朝時貫穿山東半島的通惠河,成為了內河與季風的有機結合。而這種思路的始作俑者,卻是長久以來和中原相殺相愛的北方草場帝國。


六道輪回:古代不同文明模式背后的結構性裁體

河道輻射區的邊緣地帶 往往都是歷史上的戰亂多發區



草場帝國

六道輪回:古代不同文明模式背后的結構性裁體

從斯基泰到蒙古 草場都是游牧帝國的重要載體



任何文明的產生、發展與壯大,都離不開對生產資料和流通領域的經營。以廣袤草原為載體的草場帝國,就非常好的說明了這一切。雖然屢屢被稱為游牧民族的他們,總是被認為是貧瘠而落后的代表。但他們卻可以依托茫茫草原,獲得遠高于后人想象的收益。

由于氣候原因,相對干旱的草原貫穿了整個歐亞大陸北部。可耕作土地隨著時光的流淌,變得日益稀少而脆弱。這就讓生活在其中的人口,始終面臨著巨大的生存壓力。


六道輪回:古代不同文明模式背后的結構性裁體

貫穿整個歐亞大陸的草原地帶



正所謂樹挪死人挪活,馬匹馴化與車輪技術的改進都在早期草原上得到完成。這讓游牧部族有了遠超同時代其他文明的高速機動性。戰爭中,這是讓對手忌憚無比的致命攻勢。但在和平時期,這一屬性也是讓人都羨慕不已的物流渠道。畢竟,歐亞草原的涵蓋面積如此巨大,僅僅是核心位置就足以讓人騎馬從克里米亞半島東行至呼倫貝爾。至于更外圍的輻射區域,也包括了匈牙利平原、巴爾干北部、高加索山脈南北、半數以上的中亞地區、陰山腳下的河套和冀北等要緊地方。

既然是草場帝國,自然也意味著絕非居無定所。長期以來,其他文明對草原環境的誤解和認識不足,造成了他們對游牧民生活狀態的各類想象。但草原的所有執掌者們,實際上都需要嚴格遵守本地的自然時節,在不同草場間來回奔波。如同農夫需要在特定時間內播種,航海家需要在特定季節楊帆是一個道理。在有季節性河流經過的兩岸,他們也會種植一些作物,而非很多人臆想中的農業空白。隨之而生的堡壘城市,也是物資安全儲藏和商旅進行集中交易的重要場所。只是,以上的人為要素都及不上作物根本的自然草場。


六道輪回:古代不同文明模式背后的結構性裁體

只要有熟人帶路 匈奴人的聚集地就很容易被找到



為了生存,草場帝國往往會爆發內部間的激烈廝殺。只有獲得更多的新鮮草料,才能孕育和繁殖種群數量更多牛羊駿馬,控制住更多的貿易路線。因此,各個山頭間的廝殺會時有發生,能做到統領大部分人的也必須是天才。當人口增漲與氣候變遷發作,他們又需要上馬彎弓,向著四方展示自己的傲人武力。由于具有來去較為自如的屬性,所以在短期征戰中很少顯出不適應。這就有了讓各定居民族都比較恐懼的斯基泰、匈奴、突厥和蒙古等游牧強權。

但在戰爭的間隙,他們又是對方邊境上居民所歡迎的商人。這種矛盾本身也從不同側面印證了游牧系與他們的草場帝國,具有頑強生命力。


六道輪回:古代不同文明模式背后的結構性裁體

牧民的流動性 讓他們成為天然的貿易經營者



此外,草場帝國也是相對脆弱的文明勢力。無論遭遇天災和失敗,還是獲得勝利與擴張,原本的體系都會立刻出現永久性的變化。因為這類文明的本質,就是以草場為載體,獲得大分部生產資料與技術手段。草場本身遭到破壞或被霸占,則舊勢力馬上就土崩瓦解。如果人口過于繁盛而超出草場承受能力,意氣風發的新貴也一樣會慘淡收場。在大量人口選擇遷徙出草場環境,也可能無法適應新的土地生產模式。歷史上的斯基泰人與突厥人都做的比成功,匈奴與蒙古人則無疑是反面例子。

歷史上,草場的主人們除了與水道帝國長期對抗,還不得不同另一個文明熟悉發生聯系。這便是草場帝國的前生--綠洲帝國。


六道輪回:古代不同文明模式背后的結構性裁體

正在交易的粟特商人與回鶻武士



綠洲帝國

六道輪回:古代不同文明模式背后的結構性裁體

綠洲帝國主要分布在歐亞內陸 但不僅限于此



綠洲帝國當然是以一系列間隔的農業定居點為依托,形成的獨特文明網絡。盡管他們很容易受到周邊任何強勢文明的影響,但從結構性而言是非常獨特的。而且他們總是分布在草場帝國附近,顯得與后者關系極為密切。

這是因為在文明出現的的早期,很多后來的還是可以農耕定居的好地方,季節性河流在那個階段也可能是滋養一方的湖泊。所以,無論是在中亞腹地還是更東方的西域,都曾經是類似早期河道帝國的樣子。在后世居民只能依靠馬匹和駱駝前進的區域,早年甚至可以直接順流行船。在氣候逐漸干旱后,環境變得異常脆弱。大規模的人類活動,又進一步加速了荒漠化進程。最終就成為了分散在各個獨立定居點內的眾多小型城市或國家。


六道輪回:古代不同文明模式背后的結構性裁體

環境惡劣的羅布泊 曾經也是何以行船的豐美綠洲



由于和草場帝國有著共同起源,所以歷史上的綠洲帝國往往與前者都關系緊密。他們負責生產或提供多方平臺,吸引游牧勢力來幫助進行轉運和交易。這樣的獨特的生存形式,廣泛分布在早期的蒙古高原南部、西域和中亞各地。他們中的佼佼者會成為雄霸一方的勢力,失意者則會成為河道帝國或草場帝國的邊境附庸。前者就是公元前的早期波斯帝國,公元1世紀建立的貴霜帝國和后來的白匈奴。后者則是在他們廢墟基礎上獲得新生的索格狄亞那,以及眾多網布期間的粟特商業城市。

但“綠洲模式”也絕非只存在于內陸。對于生產力貧乏的古人而言,茫茫大海同樣是另一種形式的沙漠。如果沒有掌握后世的季風航行能力,穿梭于各個體量巨大的潛在市場,那么就只能沿著海岸艱難前行。像希臘人和腓尼基人那樣,尋找合適的小塊落腳點,然后向著下一個方向出發。古典時代希臘城邦和腓尼基城市,就是在這個原理下發展起來的。他們在地中海沿海,恍如粟特人和西域小邦分布在歐亞大草原的邊緣。盡管很難長大,也可以產生雅典同盟或伯羅奔尼撒同盟一類的政治實體。


六道輪回:古代不同文明模式背后的結構性裁體

環繞地中海的古希臘世界


六道輪回:古代不同文明模式背后的結構性裁體

以粟特城市為核心的 中亞腹地


六道輪回:古代不同文明模式背后的結構性裁體

環繞在塔里木盆地沙海兩側的西域城市


在沒有海上強權來扮演“草場主人角色”時,希臘人和腓尼基人可以自己組織貿易網絡。而當有人足以威懾和保護他們時,他們也會很自然的選擇順從。這也是漢朝使節在西域各地看到當地人服從匈奴,和唐朝和拜占庭使節都注意到粟特城市依賴突厥的原理。

后來的蒙古帝國能輕易征服中亞,并在當地長期作為一股勢力存在,還是靠著類似機制。他們在中亞與西域各地,扮演了羅馬在地中海世界的必然選擇。


六道輪回:古代不同文明模式背后的結構性裁體

蒙古人在中亞 就好比羅馬帝國在希臘


軍團帝國

六道輪回:古代不同文明模式背后的結構性裁體

鼎盛時期的羅馬帝國 以其麾下的軍團為載體



羅馬的起源是一個類似希臘式的城市國家。但經過了500-600年的發展,成為了雄霸地中海世界的龐然大物。在公元前3世紀,他們向后擊敗了宿敵迦太基,又在之后的幾十年里控制了東地中海。這個時期的他們,已經是非常濱海的“綠洲帝國”。但之后的200年里,一系列危機卻使其變為了更為奇特的軍團帝國。

在首次遭遇日耳曼人南下攻略后,羅馬人開啟了軍團職業化進程。原有的綠洲帝國模式被他們自己放棄,逐步演變為特有的軍團帝國模式。過去,他們以各個獨立的“海洋綠洲定居點”為載體,現在卻換成了可以隨時移動軍隊。相對獨立的軍團體系,可以在邊境外獨立行動,為羅馬建立更多遠離“地中海草原”的外省,讓共和國徹底朝著帝國化方向發展。凡是羅馬軍團可以觸及的地方,都是這個帝國的領域。


六道輪回:古代不同文明模式背后的結構性裁體



相應的,軍團失去對什么地方的威懾,也會自動解除對那里的管轄權。整個帝國的安危,就完全寄托在幾十個精銳軍團身上。凱撒拿下的高盧、奧古斯都兼并的色雷斯,都是這層轉變的重要開始。當條頓森林堡戰役的噩耗傳來,屋大維想的并不是立即報仇雪恨,而是為軍團的覆滅而痛心疾首。這其實也反應了羅馬文明的結構性死穴。

軍團帝國的另一個重大缺陷,就是非常容易陷入內戰。鼎盛時期的羅馬帝國,本身就在內戰中孕育而生,最后在內戰中迎來顛覆性的3世紀危機。由于軍團才是帝國的最重要組成部分。所以任何內耗都是在殺傷帝國文明的“健康細胞”。當合格的兵源枯竭,卡拉卡拉皇帝下令全面下放公民身份,實際上也表明帝國已進入亞健康時代。


六道輪回:古代不同文明模式背后的結構性裁體

凱撒這樣的超級軍頭 對軍團載體做大了最大化利用

六道輪回:古代不同文明模式背后的結構性裁體

羅馬帝國本身就建立在軍團內戰之上



此后新建立的眾多軍團,戰斗力一落千丈而精氣神完全喪失。為了爭奪日益狹窄的生存空間,他們又很樂意被鼓動起來繼續內戰。逼著羅馬上層必須將更多外族人口招募為常備軍,并將大部分兵力圈定在固定區域內。時間一長,很多羅馬軍區被繼續打碎為更小的堡壘駐地。

當西羅馬在公元5世紀壽終正寢,超量繁殖的軍團也就徹底失去節制自己的那個中心。無論他們是說拉丁語的帝國遺民,還是說各種日耳曼方言的軍事移民,都不可避免的進行重新組合。前代軍團帝國的遺產,也就逐步轉化為中世紀特色的采邑帝國。


六道輪回:古代不同文明模式背后的結構性裁體

越來越小的軍團駐地 最后演變為中世紀的采邑


采邑帝國

六道輪回:古代不同文明模式背后的結構性裁體

沒有采邑制就沒有中世紀和后來的很多歷史



在羅馬人的軍團帝國廢墟上,歐洲人又經歷了三個世紀的不斷嘗試。從8-9世紀開始,具有很高自主性的封建采邑制度,開始得到大面積推廣。這既是安全形勢惡化后的無奈,也是資源匱乏所帶來的必然結果。他們的接觸代表,不僅有法蘭克人的加洛林帝國,也包括了德意志地區的神羅羅馬和其他細一些大型王國。

簡單比較后期的軍團和中世紀的采邑,其實都以拱衛地區安全為出發點。除了軍隊組織與武器技術外,最大的不同之處是采邑所有者可以獲得的利益保障。盡管晚期的羅馬軍頭,可能已經是轄區內的覺得權威者,但其地位的繼承權卻沒有制度性保障。也就是說,他們無論是忠是奸,都脫離不了軍閥屬性。這樣讓他們同皇帝等上層的關系非常微妙。基層士兵同樣沒有制度性的土地保障,容易和長官出現矛盾,也不不愿意為舊體制浴血奮戰。


六道輪回:古代不同文明模式背后的結構性裁體

采邑制度不僅保障權利也規范了義務



采邑制度則從數個層面修正了這個Bug。不僅公爵、男爵級別的大型領地持有者,具有了家族繼承權,連最基層的普通騎士也能獲得一紙保障。這樣,可以激發所有人的作戰熱情。同時,對于采邑所有者所應該承擔的義務,也有硬性規定。這樣就避免了過去由軍閥和皇帝之間的很多內耗損傷。當然,這些新制度都可以再由雙方協調,絕非鎖死不變。這就讓表面上看似非常渙散的中世紀歐洲,在面對不同文明的入侵者時反而顯得最團結。

在采邑制基礎上衍生出來的長子繼承制,則在穩定舊軍政結構的基礎上,制造了大批無法分割土地的有能力者。他們或是加入教會成為早期文官體系的一員,或是靠著自己的武力優勢去闖蕩他鄉。條頓騎士團在波羅的海的拓邊,七次浩浩蕩蕩的十字軍東征,還有耗時數百年的西班牙光復運動,都以這些人貴族武士們的次子為主力。


六道輪回:古代不同文明模式背后的結構性裁體

再征服運動這樣的長期戰爭 少不了采邑騎士參與


六道輪回:古代不同文明模式背后的結構性裁體

地理大發現 同樣以采邑騎士為先鋒



當陸地戰場以不能滿足他們的功績需求,揚帆出海就成為了不二之選。相比完全逐利的商人,貴族武士的野心更大,在堅毅程度與忍耐力也遙遙領先。正是從各地采邑走出來的他們,敢于率領船只闖蕩那些被老海員們視為不能嘗試的禁區。這也才有了人類對于世界各海區季風與水文情況的初步探索,并催生了前文所說的季風帝國。所謂六道輪回,在漫長的世界歷史進程中,同樣有著形式各異的體現。

當然,在歷史上還有過很多跨界發展的文明和國家。但放在當時的環境下,他們或多或少都需要將主要精力集中于某一方面,才能獲得收益的最大化。任何違背這個規律的嘗試,要么規模有限,要么慘淡收場。


六道輪回:古代不同文明模式背后的結構性裁體

盛極一時的蒙古帝都 哈爾和林


六道輪回:古代不同文明模式背后的結構性裁體

鄭和下西洋其實也與河道帝國理念相沖突


隨著工業化時代的來臨,人類的文明發展才越來越不需要依托某種固定的載體。跨界打劫的全方位推進成為了可能。回看本文所敘述的人類歷史發展,無疑就是一部“化廢為寶”的升級過程。只有更加廣闊的視野,才能帶來更有深度的挖掘,最后化為更為美好的世界。

本文作者:冷炮歷史(今日頭條)

原文鏈接:http://www.toutiao.com/a6698112940538593795/

聲明:本次轉載非商業用途,每篇文章都注明有明確的作者和來源;僅用于個人學習、研究,如有需要請聯系頁底郵箱

Tags:葡萄牙   黃河   埃及   大西洋   荷蘭   印度洋   印度   西班牙   航海   幼發拉底河   太平洋   法國   歷史   紅海   世界歷史   歐洲   英國   希臘   渭河   海河   尼羅河   淮河   底格里

搜索
網站分類
標簽列表
里昂小李子 重庆时时彩开奖视频直播 到底有没有北京时时 重庆时时必中计划 波音平台白菜大全 360老时时彩开奖 吉林时时票开奖结果查询 分分彩一千元一天赚100 百人游app 双色球字谜 黑龙江时时彩开奖号码 北京时时赛车开奖记录 精准人工计划免费预测 百加乐公式玩法 彩象网络 重庆时时开奖直播现场 秒速时时是私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