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昂小李子
黔南州信息網|www.iyhg.net

首頁 > 最新信息 / 正文

清太宗追擊察哈爾失利,借道突襲大明,除樹威外還為一大生計耍賴

網絡整理 2019-06-06 最新信息

向敬之

1

在己巳之變中,皇太極貌似輕蔑明軍的抗擊,被清修正史大唱贊歌,但是,史官們還是在《清太宗實錄》卷五中專門提及皇太極曾想與明休戰謀和,因與督師袁崇煥多次議和失利后,派人曉諭蒙古科爾沁等部,尋求滿蒙聯合伐明之路。

天聰二年六月乙丑,“上諭諸貝勒大臣曰:戰爭者,生民之危事。太平者,國家之禎祥。從前遣白喇嘛向明議和,明之君臣若聽朕言,克成和好,共享太平,則我國滿漢蒙古人等,當采參開礦,與之交易。若彼不愿太平,而樂于用兵,不與我國議和,以通交易,則我國所少者,不過緞帛等物耳。我國果竭力耕織,以裕衣食之源,即不得緞帛等物,亦何傷哉!我屢欲和而彼不從,我豈可坐待?定當整旅西征。師行時,勿似先日以我兵獨往,當令蒙古科爾沁、喀爾喀扎魯特、敖漢、奈曼諸國,合師并舉”。

科爾沁部最早投入后金陣營,以滿蒙政治聯姻關系強化了女真對其的軍事保護。

努爾哈赤去世前征服喀爾喀五部,繼立的皇太極開始向林丹汗的察哈爾部滲透。

奈曼和敖漢為察哈爾八大鄂托克(部落)成員,夾在兩個強悍之主林丹汗、皇太極之間,為緩解兩者對立關系甘當調停者。皇太極暗中拉攏二部,激怒林丹汗出兵平叛。

奈曼、敖漢不堪林丹汗的壓力,于天聰元年六月背叛林丹汗,而與皇太極訂立盟誓。

清太宗追擊察哈爾失利,借道突襲大明,除樹威外還為一大生計耍賴

《獨步天下》努爾哈赤與皇太極劇照

皇太極自知實力尚不足以直接向關內的明軍宣戰(此前,他已在寧遠、寧錦二役領教了袁崇煥麾下關寧鐵騎的厲害),故而邀約需要其保護的蒙古諸部,以聯軍西征攻擊屢屢東犯侵凌諸部的察哈爾部,實際上已在暗自謀劃伐明大業。

他們最初獲悉的情報是,察哈爾部在明宣大境外停留,當滿蒙聯軍抵達時,早已不見林丹汗所率的察哈爾部蹤跡。

2

初時,皇太極發出后金大汗之令,并以要為久受“殘虐不道”的察哈爾蹂躪的蒙古諸部伸張正義,應該隱藏了一個大陰謀,即搶占察哈爾在蒙古的勢力范圍,欺騙蒙古諸貝勒率兵助戰,當其攻明向導,助成其創造巨功,以威懾女真統治集團內部,建立自己的大汗之威。

他最初打出的旗號,是西征察哈爾,若為定議,又怎會沒有偵知察哈爾部的遁逃呢?

當然,他最初之意,確實在察哈爾。天聰二年二月,他以使臣被殺為由,親率精銳之師征戰察哈爾。他命其弟多爾袞、多鐸為先鋒,率精兵先進,合兵襲擊了住牧于敖穆倫的察哈爾的重要部落多羅特部,俘獲萬余眾,進而迫降喀喇沁部。

在皇太極的操縱下,察哈爾諸部紛紛歸附。皇太極統領大軍,夜襲察哈爾的錫爾哈錫伯圖、英湯圖等地,俘獲大量人畜而還。

征戰察哈爾,林丹汗西去,皇太極決意再次叫板曾被林丹汗襲擾成功的明朝。

清太宗追擊察哈爾失利,借道突襲大明,除樹威外還為一大生計耍賴

林丹汗

他想以輝煌的戰功,證明自己是后金真正的大汗。

此時的他,只是后金名義上的元首,實權仍掌握在代善、阿敏、莽古爾泰的手上。皇太極亟須以不世之功,以改變自己不得不屈服三大貝勒的政治命運。

在他即位之初,先是代善、阿敏兩大貝勒率一萬精兵征服蒙古喀爾喀扎魯特部,生擒巴克貝勒父子及喇什希布、戴青、桑噶爾寨等十四貝勒,帶動蒙古諸部來朝。繼而,阿敏率岳托等,領兵東征朝鮮,攻城略地,迫使朝鮮王請和,簽訂城下之盟。莽古爾泰也在蒙古戰場,建立殊勛。

天聰元年五月,皇太極親統大軍,傾巢而出,對明發動寧錦之戰,初時也攻克了大凌河、右屯衛,但遭到袁崇煥及時調集薊鎮、宣府、大同等地的兵馬出關迎敵,堅壁清野,會同御敵,大敗皇太極大軍于寧遠、錦州城下。

皇太極西進計劃流產,損兵折將,慘敗而歸。就連皇太極的中軍大帳,也被袁崇煥的大炮擊毀。

皇太極即位后親自指揮的第一戰,無功而返,還導致了貝勒濟爾哈朗、薩哈廉及瓦克達身負重傷。

3

皇太極的厄運不斷。

寧錦戰敗,他本有痛定思痛,可國中出現大饑荒,米價飆升,達到每斗米需八兩銀子,有些地方出現了人吃人的悲劇。

皇太極向新征服的朝鮮索糧納貢,朝鮮王李倧拖到了第二年初才復函:“貴國以民人食乏,要我市糴。屬在鄰邦,不可忍視。但本國兵興之后,八道騷動,倉庫一空。”(《清太宗實錄》卷四,天聰二年正月庚寅)金國遭遇天災,李倧有些幸災樂禍,不恭敬地視為宗主國,而稱為對等的“鄰邦”,繼而說上年春雨過多、夏旱嚴重造成水旱災難,使農業歉收、百姓艱苦,同時歷數皇太極此前興兵來伐,攻略劫掠,導致百姓流離、土地荒蕪。

李倧自嘲暗諷了一番,但不敢嚴詞拒絕,于是說得很無可奈:“我國與貴國之事,非不欲竭力,而計無所出。然在我之道,不可不盡。今僅得米三千石,以副貴國之意。又開中江之市,同兩國之貨,令京外行商及西邊兩屬遺民之愿贖其父母妻子者,各出米谷物貨以赴之。其為貴國市糴之計,可謂盡矣。”(《清太宗實錄》卷四,天聰二年正月庚寅)你發動不義之戰來攻打我,然我還是待之以道義。雖然我籌措的糧米,是杯水車薪,但我開市通商,還要求百姓盡快帶著糧食財物去贖回被金兵擄走的奴隸。

清太宗追擊察哈爾失利,借道突襲大明,除樹威外還為一大生計耍賴

李倧

如此的以德報怨,足以讓皇太極看得臉熱心慌。

人家不但有自身未能幸免、艱苦忍受的天災,還被金國制造了攻城略地、燒殺劫掠的人禍。

人家以德報怨,施以人道主義的援手,僅僅三千石糧食放在往常微不足道,而今按金國米價每斗八兩銀,十斗一石,那也是足足送去了價值不低于二十四萬兩白銀的巨額援助。

皇太極縱有羞辱之感,也只能赧顏羞澀,繼而將強壓的大汗之怒轉向明朝:“滿洲國皇帝致書于明國諸臣,爾國事日非,如大廈將傾,文武諸臣尚執迷不悟,近復修葺城郭,欲何為焉?爾國兵革繁興,日無寧興,苛征橫斂,百姓困窮,國勢敗壞,殆已極矣。比聞察哈爾汗罷棄耕種,欲就爾食,窺伺邊境,加兵于爾,事在旦晚間耳。我亦將率各路外藩蒙古兵,筑城逼居,以俟秋成,取爾禾稼。”(《清太宗實錄》卷四,天聰二年五月辛未)

帝王耍賴使潑,皇太極也算是極盡角色。

此書為后來修改而成,故將后金的天聰汗寫成了傲視“明國諸臣”的“滿洲國皇帝”,但沒有掩飾其急欲樹威于內、強悍叫囂于外的丑狀。

皇太極先是歷數明朝國勢衰敗,積極征斂備戰,勞累百姓,貌似仁君情懷。只見其筆鋒一轉,揚言察哈爾林丹汗意欲攻明,自己也將趁火打劫,威脅明廷和議。

原來他在與袁崇煥議和不果的情勢下,積極以開戰求取同明朝議和。于是,他準備西征察哈爾,試圖打開攻明的另一道口子,尋機塑造大汗的天威。

但他的目標竟然是“以俟秋成,取爾禾稼”!

解決大饑荒,竟然是他發動侵襲戰爭的理由。

本文作者:以禮觀書(今日頭條)

原文鏈接:http://www.toutiao.com/a6698827884586353156/

聲明:本次轉載非商業用途,每篇文章都注明有明確的作者和來源;僅用于個人學習、研究,如有需要請聯系頁底郵箱

Tags:皇太極   錫林郭勒   林丹汗   袁崇煥   蒙古   努爾哈赤   敖漢   朝鮮仁祖   科爾沁   明朝   女真   代善   奈曼   金朝   喀喇沁   朝鮮   張家口   莽古爾泰   多鐸   錦州   大凌河   岳托

搜索
網站分類
標簽列表
里昂小李子 新强时时彩五星走势图个位 贵阳11选五5开奖结果查询 彩票最好的平台是哪个平台 三分时时计划群 街机捕鱼赢话费 河北时时选号技巧 福利彩票2019071开奖结果 安卓手机捕鱼达人2怎么刷金币 北京pk网 201六开彩开奖记录 时时彩大概率平刷教程 快乐时时计划软件手机版 河北十一选五走势图手机版 广西快三形势走势图 481彩票网 2013年七星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