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昂小李子
黔南州信息網|www.iyhg.net

首頁 > 最新信息 / 正文

一場八年六卿混戰過后,晉國霸業就再難找回,是五百衛人惹的禍?

網絡整理 2019-06-09 最新信息

公元前500年夏,因為衛國聯合齊國伐晉,趙鞅率軍前往報復衛國。雖然晉軍未能攻破衛國,但為了避免事態擴化,衛人主動送給晉國五百戶人口,以表臣服。衛國進攻的這五百戶人,趙鞅就把他們留在了邯鄲(今河北邯鄲西南),交給了同族兄弟趙午管理。

一場八年六卿混戰過后,晉國霸業就再難找回,是五百衛人惹的禍?

可誰都沒想到,這五百戶衛人竟然在晉國引爆了一場長達八年的大內亂!

三年后,趙鞅突然找到趙午,對他說:“你把衛人進貢的五百戶人給我,我把他們遷徙到晉陽(今山西太原市晉源區)去。”趙鞅擔心邯鄲距離衛國太近,這些衛人隨時可能逃回國去。因此,趙鞅想把他們遷徙到遠離衛國的地方,那樣就他們想再逃回衛國就極為艱難了。趙午聽了后,也沒多想,當場就答應了。

趙鞅是趙衰之后,趙午是趙夙之后,而趙衰與趙夙又是親兄弟。正因他們都是同族,所以趙鞅與趙午才會這么隨意。

可萬萬沒想到,趙午回到邯鄲之后,家族中人卻對此舉頗有疑慮:“不行啊,衛國之所以進貢五百戶,是為了結好邯鄲。如果將這五百戶人遷到晉陽,就是斷絕了與衛國的交往。不如先入侵齊國,再來談遷徙之事。”邯鄲人意思,如果晉軍侵略齊國,則齊人必定會發起報復;這時邯鄲人再以此為借口遷走這五百戶人,就順理成章,不會破壞邯鄲與衛國的關系。

可這么一來,趙午將五百衛人送到晉陽的日期未免拖得太長。

趙午遲遲未履行承諾,還無端端侵略齊國,給晉人招惹來一位大敵,這讓趙鞅怒不可遏。趙鞅召來了趙午,不由分說將他囚禁在晉陽。然后,趙鞅派使者通知邯鄲人:“我要懲罰趙午之罪,你們可另立繼承人了!”不久后,趙鞅就將趙午給殺了!

一場八年六卿混戰過后,晉國霸業就再難找回,是五百衛人惹的禍?

因為芝麻大點事,趙鞅就殺了趙午,這引發了邯鄲人的極度憤怒。趙午之子趙稷立刻與家臣涉賓一起,占據邯鄲城發動反叛!

邯鄲人造反,就是趙鞅所逼出來的:趙鞅再有權勢,也不能如此胡作非為,肆意殘殺同族兄弟!

公元前497年6月,上軍司馬籍秦奉命前往邯鄲平亂。


就在這時,趙鞅卻招來了意想不到的敵人!雖然是邯鄲人造反,可晉國其他卿士卻看不下去了。

趙午是荀寅的外甥,因此趙鞅私殺趙午引發了中行氏的憤怒。荀寅與士吉射是兒女親家,因此范氏與中行氏向來就走得非常近。老親家對趙氏不滿,范氏也就站在中行氏一邊,與趙氏作對。因此,就在籍秦率軍圍邯鄲之時,范氏與中行氏私下里就準備攻打趙氏。

一場八年六卿混戰過后,晉國霸業就再難找回,是五百衛人惹的禍?

趙氏家臣董安于聽說了后,趕緊提醒趙鞅:“要準備作戰了!”趙鞅聽了,為難地答道:“晉國有命,始作亂者死,還是后發制人得好!”

盡管照樣趙鞅不愿先發制人,可范氏與中行氏卻不會饒過他。

7月,范氏、中行氏突然發難,前往攻打趙氏之宮。趙鞅難以抵擋,匆忙逃到了晉陽。在范氏與中行氏推動下,晉定公立刻就派兵去圍攻晉陽。

可是,范氏與中行氏的人品,卻在這時候幫了倒忙。

士吉射之父士鞅為人貪鄙,雖然他已去世數年,但他執政時得罪的人可不少。公元前509年,魏舒在為成周筑城之際偷偷跑去田獵,結果被自己放的大火給燒死了。為此,之后當上正卿的士鞅撤去了魏舒的柏槨,以示貶損。以貪賄聞名天下的士鞅,居然貶損從不貪賄的魏舒,這讓魏氏對范氏充滿了怨恨。

荀寅之父荀吳在世時,晉國正卿是韓起。韓起執政理念與荀吳多有沖突:荀吳主張積極爭霸,而韓起卻對爭霸東周態度消極。兩人在政治上的矛盾與沖突,導致韓氏與中行氏之間也老死不相往來。

六卿之中剩下的知氏,原本與沖突的各方都毫無瓜葛;可荀躒卻藏有一份私心:親信梁嬰父想作卿士——六卿當中沒人退位,他又怎么能扶持親信上位?

一場八年六卿混戰過后,晉國霸業就再難找回,是五百衛人惹的禍?

于是,韓起之孫韓不信、魏舒之子魏曼多、荀罃重孫荀躒、梁嬰父四人,拉攏在范氏家族中郁郁不得志的士皋夷,一起來對抗范氏與中行氏。

自成功稱霸以來,晉國政壇最為慘烈的一場內亂將全面爆發!


反范氏與中行氏聯盟中,荀躒在晉平公時期就已成為卿士,資歷最老。于是,他向晉定公進言道:“當年國君有命,始作亂者死,盟書寫好后沉入了黃河。今日三臣(范氏、中行氏、趙氏)都發起禍亂,卻只驅逐趙鞅,刑罰已經不公了。請將他們都驅逐了!”晉君早就成了卿士們任意操控的玩偶,荀躒這么一說,晉定公也不敢有二話。

一場八年六卿混戰過后,晉國霸業就再難找回,是五百衛人惹的禍?

公元前497年11月,荀躒、韓不信、魏曼多三人擁簇著晉定公,前去討伐范氏、中行氏。但范氏與中行氏實力強大,三家聯合晉君居然沒能攻克!

范氏與中行氏極為氣憤,一怒之下就準備反攻晉定公。齊人高強見勢不妙,趕緊阻止道:“久病就能成良醫。討伐國君絕不可為,那樣民眾肯定不會跟從。我當年就是因為討伐國君,才逃到了晉國。知氏、韓氏、魏氏原本就不齊心,完全可以擊敗他們;擊敗他們之后,國君又能歸于誰家呢?如果先伐國君,是迫使他們更加團結!”高強曾經也是齊國四大家族成員,卻因攻打齊景公而被齊人趕出國外,他這是深受其害了!

在高強看來,知、韓、魏三家原本訴求就不統一;知氏與中行氏,還是同族。如果范氏與中行氏將打擊目標放在這三家身上,這場權力斗爭的勝負歸于誰還未可知。可一旦將矛頭對準了國君,無疑是引火自焚:攻打晉君,就意味著政治上失去了立足之地,自絕于晉人!

一場八年六卿混戰過后,晉國霸業就再難找回,是五百衛人惹的禍?

可士吉射與荀寅早已殺紅了眼,聽不進去任何勸諫了,還是帶軍前往攻打晉國公室。

眼見國君受攻,晉人紛紛起來支持晉定公,將范氏與中行氏軍隊打敗了!

在晉人強大攻勢下,范氏與中行氏無法抵擋,被迫逃到了朝歌(今河南淇縣)。

因為范氏與中行氏的反叛,趙氏迎來了重大轉機。

為了增強己方力量,共同對付范氏與中行氏,韓氏與魏氏都為趙鞅向晉定公求情。12月,趙鞅到達了絳邑,與眾人在晉定公之宮結盟。

情勢就此發生了逆轉!


公元前496年夏,晉國派軍隊前往圍攻朝歌,準備徹底剿滅范氏與中行氏。

晉國軍隊剛到朝歌,范氏與中行氏之黨析成鮒、小王桃甲就率領狄師,從上黨盆地出發,前往攻打絳邑。面對突然殺來的狄人,晉國軍隊被迫撤退,前往救援晉定公。經過一番苦戰,晉國軍隊成功地將狄師擊敗,還把析成鮒、小王桃甲兩人趕出了晉國。

一場八年六卿混戰過后,晉國霸業就再難找回,是五百衛人惹的禍?

范氏、中行氏能勾結狄人作亂,證明了他們已經控制了上黨盆地。上黨盆地號稱“天下之脊,地利位置險要。

12月,為消除來自天下之脊的威脅,晉國派出軍隊東進上黨盆地,在潞(今山西潞城東北)打敗了范氏與中行氏的軍隊,還抓捕了中行氏之黨籍秦和高強。晉國軍隊占據“天下之脊”后,立刻趁勝追擊,在百泉(今河南輝縣西北)打敗了范氏以及前來支持范氏的鄭國軍隊。

失去了“天下之脊”的地利優勢,范氏與中行氏不得不退守太行山下,在邯鄲至朝歌一帶負隅頑抗。范氏與中行氏的日子越來越艱難了……。

放在以往,六卿之爭是晉國內政,誰都不敢干涉。可現在晉國霸業不再,東周諸侯國開始紛紛向晉國反攻倒算了。眼看范氏、中行氏處在了下風,齊景公、魯定公、衛靈公在牽邑(今河南浚縣北)會盟,商討救援范氏。

一場八年六卿混戰過后,晉國霸業就再難找回,是五百衛人惹的禍?

公元前494年夏,齊景公與衛靈公聯手攻入晉國、圍攻五鹿(今河北大名東),以救援邯鄲。同年秋,兩國國君又再次在乾侯(今河北成安東南)會盟,并派軍攻占了棘蒲(今河北趙縣)。

11月,見邯鄲得到了外援,趙鞅率兵前往伐朝歌,卻未能攻下。

隨著鄭、齊、衛、魯的干涉,晉國六卿之亂已演化成國際沖突,牽涉范圍越來越廣了。


東周強國紛紛干涉晉國內政,令局勢愈發惡化。

公元前493年4月,生前堅決反晉的衛靈公突然去世,讓晉人終于迎來了轉機。

一場八年六卿混戰過后,晉國霸業就再難找回,是五百衛人惹的禍?

雖然衛靈公本人不想,但在他死后,被他趕出衛國的太子蒯聵(kuì)還是被定為接班人。蒯聵此時剛好在晉國,為此趙鞅竭力幫助他回國繼承君位。奇怪的是,衛人雖然承認蒯聵為國君,可因為反對晉國,卻不歡迎他在此時回國。最終,蒯聵只能先回到衛國戚邑(今河南濮陽北)。

蒯聵的回國,對晉國六卿之亂形成了不可思議的影響。

范氏、中行氏、趙稷等人占據的地盤越來越小,糧食供應成了大問題。為支援他們,齊國提供了大量糧草,由鄭人負責輸送給范氏和中行氏。從齊國趕往朝歌,送糧的軍隊恰好就要經過戚邑。早就占據了戚邑的趙鞅守株待兔,與鄭軍在此大戰一場,成功地將整支送糧軍隊擊垮。雖然趙鞅差點斃命,可蒯聵卻大敗鄭國軍隊,搶得糧食千車有余!

蒯聵竟如此囂張,讓齊國和衛國都憤怒不已。公元前492年春,齊、衛兩國聯手去圍攻戚邑。不過此舉可謂是隔靴搔癢,于事無補了:朝歌、邯鄲糧草被斷,已長久支撐了。

6月,趙鞅向周王室施壓,逼著周王室殺死了支持范氏的大夫萇弘。至此,范氏、中行氏外援全部被切斷,距離失敗已為時不遠。10月,趙鞅就率軍攻破了朝歌,荀寅被迫逃往邯鄲。

公元前491年7月,齊國、衛國派出大軍再度圍攻五鹿,救援范氏與中行氏。

可是,晉人的攻勢卻更加犀利。

一場八年六卿混戰過后,晉國霸業就再難找回,是五百衛人惹的禍?

9月,趙鞅率軍圍攻邯鄲,兩個月之后,邯鄲投降。邯鄲城破后,荀寅被迫投奔鮮虞,趙稷則逃到了臨邑(今河北臨城西南)。隨后,齊國軍隊在臨邑接走了趙稷,并順手摧毀了臨邑。隨后,齊國軍隊又到鮮虞接走了荀寅,將他安置在柏人(今河北隆堯南)。柏人原本就是范氏采邑,士吉射早已逃亡至此;柏人也成了范氏與中行氏最后的庇護所。

公元前490年春,晉國軍隊大舉出動,前往圍攻柏人。荀寅、士吉射二人再也不敢頑抗,只能逃往齊國避難去了。

至此,晉國這場六卿之亂,終于落下了帷幕。


衛國送了五百戶人給晉國,卻意外地成了引爆六卿決戰的導火索——這是意外嗎?這不過是晉國內憂外患局面下的必然。

一場八年六卿混戰過后,晉國霸業就再難找回,是五百衛人惹的禍?

公元前546年二次弭兵之會后,晉國卿族就普遍失去了爭霸的雄心壯志。在外無憂患的安定局面下,晉國卿族關注的重心普遍轉向了自身利益,國君則更樂于享受奢華生活。整個晉國都陷入了溫水煮青蛙的氛圍,在數十年里都失去了發展的方向和動力。

國無外患,必有內憂。

長期溫水煮青蛙的氛圍,讓晉卿普遍走向了墮落:韓起為謀私利,心機重重;士鞅大勢收受賄賂,禍害了不少諸侯國;魏舒私下跑去田獵,卻放火燒死了自己;因為沒收到蔡國賄賂,荀寅就大力阻止晉國討伐楚國;荀躒收了祁勝賄賂,幫他滅了祁氏和羊舌氏;趙鞅則指使手下大夫,在盟會上公開侮辱衛靈公……。腐化墮落的晉卿階層,雖然表面上一團和氣,但實際上各自為政,彼此間早已矛盾重重。

內憂不斷,終于招來了外患。

晉卿階層的普遍腐化墮落,致使列國紛紛離心:從公元前509年開始,齊國、衛國、鄭國、宋國、魯國先后背叛了晉國。在齊國領頭下,那些倍受欺辱的諸侯國對晉國發起了報復,多次入侵晉國。

內憂外患之下,晉國卿族矛盾終于徹底激化,引爆了這場長達八年的六卿內戰!

這場內亂之后,晉卿階層權力進一步集中:知氏、韓氏、趙氏、魏氏四家霸占政壇,而晉國公室則進一步被邊緣化。而晉國霸業就成了昨日黃花,再也找不回來了。

這是五百衛人惹的禍,還是晉國自身政治格局造成?

本文作者:欲云談史論今(今日頭條)

原文鏈接:http://www.toutiao.com/a6699797894796411396/

聲明:本次轉載非商業用途,每篇文章都注明有明確的作者和來源;僅用于個人學習、研究,如有需要請聯系頁底郵箱

Tags:趙簡子   韓宣子   魏舒   太原   邯鄲   趙衰   董安于   晉平公   齊景公   山西

搜索
網站分類
標簽列表
里昂小李子 蝌蚪娱乐国产 新甫京在线娱乐 欢乐推筒子二八杠下载 江苏体彩11选5下载安装 澳客比分直播即时比分 高博官方网站 重庆老时时开奖结果 福彩3d复试投注金额表 北京pk赛车手机版 网赌龙虎刷反水怎么做 大乐透后区先后顺序 捕鱼达人1官网 如意彩票 登陆 新疆时时彩开奖结果 大乐透怎么加倍投注 pk10赛车5码34567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