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昂小李子
黔南州信息網|www.iyhg.net

首頁 > 最新信息 / 正文

深度雄文:泓之戰--“人心不古”的分水嶺

網絡整理 2019-06-14 最新信息

公元前638年,齊桓公的千秋霸業已經落下帷幕,齊國的內亂即將開始,公子重耳剛剛被舅舅狐犯綁上牛車匆,匆忙忙的離開享受了七年好日子的齊國南逃,楚國沒有“昭陵之師”的威脅開始咄咄逼人,卻被中原諸侯認定為“蠻夷”而不愿與之玩耍。

深度雄文:泓之戰--“人心不古”的分水嶺

▲筆者頭條的頭像就是這個

爭霸本來就是大國的游戲,當下的大國卻自顧不暇,在這個“青黃不接”的當口,一位君王勇敢地站出來,挑戰自己“亡國之余”的受歧視傳統,也試圖將“禮樂”的規矩繼續發揚光大,然而最后卻成為了萬世笑柄。

是能力不足還是時勢導致?這一切千古評價站隊兩邊,也許成敗并沒有那么重要,但體現的一個時代觀念的從此變遷,這篇文章就深刻探討了人心變遷的詳細經歷,值得深思。

原標題:宋襄公:“人心不古”的分水嶺

原作者:郭燦金

出處:百家講壇

一場奇怪的戰爭

公元前638年十一月初一,楚國軍隊兵臨泓水南岸。泓水位于宋國南部(今河南柘城西北),距宋國國都大約40公里

宋國地處平原,乃四戰之地,無險可憑,無關可守,唯一可以給遠道而來的楚軍帶來些許麻煩的,就是這條穿宋境而過的泓水。楚軍要想和宋軍交手,就必須渡河。初冬時節,楚軍要在此時渡河,不僅異常寒冷,而且非常危險——渡河會為宋軍發動進攻提供絕佳時機。

深度雄文:泓之戰--“人心不古”的分水嶺

果不其然,當楚軍開始渡河之時,宋國的軍事長官也就是宋襄公的兄長子魚就激動地向宋襄公建議,強烈要求趁此時發起總攻,但是,咄咄怪事出現了,宋襄公不為子魚的言語所動,只是淡定地擠出兩個字:“不可!”子魚無計可施,只好眼睜睜看著南蠻子從容渡河。

一個時辰之后,楚軍渡河完畢,和宋軍只相距一箭之地。面對剛剛渡得河來,尚未顧得上排兵布陣的楚軍,子魚再次請求發動進攻。宋襄公依然不為子魚所動,還是淡定地擠出兩個字:“不可!”

又過了一個時辰,在宋襄公眼皮子底下,楚軍活動開了手腳,從容地完成了休整,軍旗獵獵,軍陣分明。就在此時,子魚終于聽到了宋襄公的號令:“出擊!”

深度雄文:泓之戰--“人心不古”的分水嶺

▲泓之戰

但是,淡定的宋襄公根本不是楚國的對手。楚軍殺聲震天,氣勢如虹,轉瞬之間,宋襄公就大腿中箭,身邊的衛士也無一生還。 無疑,這是一場奇怪的戰爭,宋襄公明明可以把握戰機,全殲渡河之敵,或可乘敵軍立足未穩之時,一鼓而勝,最后卻落了個丟盔卸甲,臉面全無,以至于“國人皆咎公”。

面對國人的不解和將士的非議,宋襄公毫無愧疚,只是淡淡地說:“君子不重傷,不擒二毛。古之為軍也,不以阻隘也。寡人雖亡國之余,不鼓不成列。”

乍一看,宋襄公思維混亂,大腦缺氧,但認真品味,回話中倒有著嚴密的內在邏輯。他從三個層面回答了別人的責難——道德層面、常規層面和個人層面。

道德的象征是“君子”。在古代,“君子”是最高人格的代表,是事業成功、品質高尚的典范。因此,宋襄公就拿“君子”說事。宋襄公認為,君子之行,悲天憫人,即使在戰爭狀態中,君子也會心懷不忍,敬畏生命,絕不會以殺人為目的。所以,君子不會傷害已經受傷的敵軍,因為傷者已經失去了反抗能力,殘殺沒有反抗能力的傷兵,是為“不仁”;君子也不會俘虜敵軍中的老者,因為老者為風中之燭,來日無多,俘虜本該頤養天年的老者,是為“不義”。不仁不義之事,君子不為。

不過,以君子來為自己不及時出擊辯解,顯然不怎么具備說服力,所以宋襄公就講了第二個層面的問題,也就是常規層面的問題——古代的治軍之道。“古之為軍”的普遍準則是什么呢?那就是“不以阻隘”,即不憑借險要地勢突襲敵軍。很明顯,宋襄公要強調的是,“不以阻隘”是“古之為軍”的常規做法,堪稱“國際慣例”。具體到泓水之戰,何謂“不以阻隘”?就是不應該在敵軍渡河之時發起攻擊。

宋襄公意猶未盡,又談到了個人層面的原因:“寡人雖亡國之余,不鼓不成列。”意思是我雖然是已經滅亡了的殷商王朝的后人,但仍然堅持一點:要打就堂堂正正,絕不攻擊還沒有完成布陣的敵軍。

然而,宋襄公沒想到的是,他的這套說辭馬上就淹沒在了子魚的唾沫星子里。

“君未知戰!”子魚給宋襄公來了個當頭棒喝。接著,子魚發表了長篇講話,他認為,打仗就是打仗,別管他三七二十一,別管他老’弱病殘,只管大刀闊斧砍殺就是,因此,向渡河的敵人發起攻擊是必須的,向未布好陣勢的敵人發起攻擊也是必須的,否則,失敗就是自找的,就是不可原諒的!

古人挑邊站

顯然,宋襄公看重的是程序的正義,而子魚講求的是結果的成功,二人的邏輯勢同水火,無法兼容。宋襄公兵敗泓水,似乎天然地證明了二人的高下。這很容易讓人們覺得,千百年來,宋襄公一直被釘在歷史的恥辱柱上。其實,對于泓之戰,后人的評價遠非如此整齊劃一。

泓之戰最早出現在《春秋》里,記錄非常簡單:“冬十有一月已巳朔,宋公及楚人戰于泓,宋師敗績。”短短一句話之中交代了時間、地點、人物、事件和結果。這就是《春秋》的記事特點,簡明扼要,不動聲色。如何評價這一句話記載的泓之戰,后來的史家各挑邊站,互不相讓,從來沒有達成過共識。

對于宋襄公,《左傳》持強烈鄙視態度,其評價是借子魚之口說出來的,基本觀點就是“君未知戰”。

同樣持鄙視態度的還有《谷梁傳》。但《谷梁傳》發現了一個規律:《春秋》有一個潛規則,一般只記載尊貴一方獲得勝利的戰役,泓之戰是唯一的例外。《谷梁傳》認為,這是在指責宋襄公咎由自取,因為他不能順應形勢的發展,不能根據時宜來施行正道。

然而,《公羊傳》卻高度贊揚宋襄公,甚至將宋襄公和周文王相提并論。《公羊傳》認為宋襄公“臨大事而不忘大禮,有君而無臣,以為雖文王之戰,亦不過如此”,只是宋襄公沒有得力的臣子輔佐,才導致了他的失敗。很明顯,《公羊傳》的作者在贊揚宋襄公之時,對于自鳴得意的子魚十分不屑。

深度雄文:泓之戰--“人心不古”的分水嶺

司馬遷在《史記》里也對宋襄公抱同情態度,他的話相當給宋襄公面子。他認為,在缺乏禮儀的中國,宋襄公是一個難得的禮儀楷模,值得稱道。

《淮南子》的作者更是感時傷懷地為宋襄公鳴不平;“古之伐國,不殺黃口,不獲二毛。于古為義,于今為笑,古之所以為榮者,今之所以為辱者。”

為什么會出現如此有著天壤之別的評價?到底應該如何理解泓之戰,如何理解宋襄公?這需要首先理解宋國到底是一個什么樣的國家,只有弄清楚了宋國的來龍去脈,我們才能更接近宋襄公。也才能真正理解泓之戰。

背負著一個王朝

宋國來源于商。也就是說,宋國國君是殷商王朝的后代,宋國背負著一個滅亡的王朝。

周武王伐紂勝利后,如何處理殷商貴族,這成了一個大問題,是宜將剩勇追窮寇,還是得饒人處且饒人?周武王選擇了后者,給殷商貴族留了一條生路——他封殷紂王的兄弟微子啟于商丘,國號宋,以奉商朝的宗祀。享受了如此待遇的還有虞舜和夏朝的后裔——虞舜的后人被封于陳國,夏朝的后裔被封于杞國。陳國、杞國、宋國并稱為“三恪”。“恪”有“尊敬”之意,周王朝以此向已經成為歷史的虞舜、夏朝和商朝表示尊敬之意,并以此向世人宣告,周朝不是商朝的掘墓人,而是商朝的繼承者。

因此,宋國在周王朝的地位是特殊的。宋國人是先朝的后代,對于周朝來說是客人,周天子對他們也要禮讓三分。天子祭祀宗廟之后,要分一部分祭品給宋國;若是周天子有了喪事,別的諸侯國過來吊唁,因為是自己人,周天子可以不出來答禮,但是如果宋國前來吊唁,周天子應該出面答謝。

深度雄文:泓之戰--“人心不古”的分水嶺

▲宋國是僅有的幾個“公爵”之一

也因此,宋國國君的爵位是“公”,是周朝五等爵位(公侯伯子男)中的最高爵位。楚國國君當時雖然稱王,但這個“王”是自封的,帶有自娛自樂的性質,從來沒有得到中原諸侯的認可,大家還一致習慣性地稱之為“子”。(原作者:郭燦金)在私下,中原諸侯口徑一致,向來只是把楚國當作蠻夷來對待。一邊是殷商王朝的遺老,周天子也要禮讓三分的宋國,一邊是蠻夷之地,向來被大家蔑視的楚國,當他們狹路相逢之時,二者的心態應該是不同的。

如果說宋國背負了一個王朝,那么宋襄公則把前朝貴族的精氣神發揮到了極致,宋襄公的成長史就是一個“君子”的成長史。

在宋襄公還是太子的時候,父親宋桓公病重,身為太子的宋襄公再三請求父親,另立公子子魚做太子。子魚雖是宋襄公的哥哥,但其母親只是地位一般的妃子,而宋襄公的母親則是正牌夫人,因此,宋襄公以嫡子的身份被立為太子也就在情理之中。但是,宋襄公卻沒有以嫡子、太子的身份自傲,而是在父親宋桓公病重的危急關頭,誠懇讓賢,極力推薦自己的兄長子魚做太子。宋桓公深感意外,詢問其中緣由。宋襄公說,和自己相比,哥哥子魚年長而且仁義,具備作為一國之君的超凡品質,如果國君的位置由他來繼承,宋國一定會國富民強。

宋桓公大為震動,深為宋襄公以國家為重的情懷所感染,打算接受他的建議,另立公子子魚為太子,讓子魚接任國君。當然最終的結果是,子魚謝卻了弟弟和父親的美意。

春秋時代,禮崩樂壞,“弒君三十六,亡國五十二,諸侯奔走不得保其社稷者不可勝數”,別的諸侯國會為國君的位置爭得兄弟反目、父子成仇,宋國卻是父慈子孝、兄謙弟讓,堪稱萬綠從中一點紅。

還有一件事可證明宋襄公的君子之風——

當時,齊國的國君是齊桓公。齊桓公確立公子昭為太子之后,有些意猶未盡,鄭重其事地將公子昭托付給了一個值得信賴的國際友人,這個國際友人就是宋襄公。

就在公子昭被立為太子之后,齊桓公的另一個兒子公子無虧經過運作,終于得到了齊桓公的青睞。齊桓公口頭答應,等自己嗚呼之后,國君的位子屬于公子無虧。 這么一來,當齊桓公到了生命的盡頭時,經他首肯的繼承人就有兩個,一個是正式確認的太子公子昭,一個是口頭認定的公子無虧。兩人你爭我奪,忘記了埋葬父親。

因為有易牙等高人的幫助,公子無虧很快就在國內占據上風,榮登國君寶座,無奈的公子昭只好逃往宋國。對于公子無虧即位一事,齊國人很無所謂,國君的位置誰坐不是坐啊。但宋襄公就不一樣了,他曾經接受過齊桓公的委托,如今見公子昭只身前來,他豈能袖手旁觀?宋襄公沒有任何猶豫就決定抱打不平。他馬上聯合曹國、衛國、邾國等,攻打齊國,最終讓公子昭奪回了本來就屬于自己的國君之位。

這就是宋襄公,這就是宋襄公的為人,他就是這么一個認真而且值得托付的人。

楚宋恩仇錄

齊桓公為春秋首霸,他的猝然去世,留出了“霸”的真空,中原諸侯頓時群龍無首。 春秋時代的“霸”,通“伯”,是一個相對比較正面的詞,就是“老大”的意思。如果說周天子是中原諸侯的班主任,那么這個“伯”就是中原諸侯的班長。當了班長自然標志著一定的地位和榮譽,但更代表責任和義務,所以,成為“伯”的諸侯,往往意味著要更大地付出。

面對空出來的那個班長位置,宋襄公必須動心。論身份,他是殷商后人;論爵位,他為公爵,遠遠高于別國國君……此情此景之下,宋襄公若不自告奮勇,積極稱“霸”,就對不起自己,對不起諸侯,對不起周天子了。

宋襄公是厚道人,不等別人起哄,自己就上桿子做“霸”了。他先是召集曹國、衛國、邾國人伐齊,“立孝公而還”,然后在曹國南部會盟。 但宋襄公隨即發現,自己的號召力比齊桓公差了很遠,最明顯的一個標志就是,鄭、陳、蔡等國紛紛去拜楚成王的碼頭。這是斯文掃地的事情,周天子的諸侯怎能將靈魂賣給蠻夷?于是,宋襄公召集他們前來,軟硬兼施,軟磨硬泡,想讓那些已經歸附楚國的諸侯改弦更張,重新回到中原諸侯的序列之中。

宋襄公和楚成王的矛盾由此開始。

公元前639年秋天,為了真正將投靠楚國的諸侯國重新拉回,宋襄公召集楚、陳、蔡、鄭、許、曹等國在盂地會盟,約定會盟的形式為“乘車之會”,即要求與會者乘便車而來,不能帶軍隊和兵器。

宋襄公要上路的時候,子魚憂心忡忡地說,楚國乃蠻夷之國,強大而不講道義,對于這樣的流氓國家,您不可不小心,雖說此次會盟為乘車之會,但您不妨帶著兵車,有備方可無患!宋襄公大搖其頭,堅定地說,此次會盟既然是我們宋國所發起,“乘車之會”又是我們宋國倡議的,我們豈能食言而肥,自己扇自己的嘴巴?

深度雄文:泓之戰--“人心不古”的分水嶺

然而,事情的發展果如子魚所料,楚國在會盟之地埋下了伏兵,宋襄公甫一出現,立即就被楚國的伏兵生擒。雖然后來宋襄公活著回到了自己的國家,但約定的“乘車之會”卻被楚國徹底攪局,拉回陳、蔡、鄭的外交努力算是一頭撞在了石板上。

真是當“霸”不成反蝕一把米啊!從此,宋國和楚國的梁子算是結下了。

然而,更可氣的還在后面:“乘車之會”上,鄭文公親眼目睹了楚成王的野蠻和霸道,會盟之后,鄭文公決定親去楚國朝拜。

鄭國是周天子的同姓諸侯國,而今卻不顧廉恥前去楚國朝拜,這豈不是自絕于中原諸侯?是可忍孰不可忍?一怒之下,宋襄公聯合衛、許、滕等國前去討伐鄭國。

這下輪到楚成王不高興了,鄭文公是我的馬仔,豈能任你宋襄公討伐?

楚成王決定攻打宋國以解鄭國之圍。

“國之大事,在祀與戎”,兩國交戰,自然有交戰的規矩,經協商,宋楚兩國約定在當年的十一月開戰,這場戰斗就是泓之戰。

這一場仗怎么打,其實早就注定了。大家已約好在這里打仗,對方是赴約而來,尤其對方還是為自己所蔑視的蠻夷,你宋襄公好意思偷襲嗎?

中原諸侯的心理和道德優勢,注定了宋襄公不可能不遵守規則,不可能用偷襲的方式來對付蠻夷。你明明是貴族,如今卻用下三爛的方式來對待你所蔑視的蠻夷,即使取得勝利,又有什么價值?

如果看不到這一點,而僅僅看到了宋襄公的失敗,這就是典型的鼠目寸光。這也是面對子魚長篇大論,宋襄公毫無愧色的心理基礎,這也是他搬出“君子”、搬出“古之為軍”,來應對子魚的原因。

這是一場非如此不可的戰役,宋襄公的身份,宋襄公的理想,當時的情景,當時的現實,都注定了只能有一種打法:宋襄公必須堂堂正正地打,哪怕兵敗如山倒,哪怕被國人指責,哪怕“君將得諸侯而不終”!

從此之后,人心不古

堅持“不鼓不成列”,讓宋襄公吃盡了苦頭。大腿中箭的他,七個月之后就掛了。“不鼓不成列”則成了他的墓志銘,宋襄公也稱得上是死得其所。

但是,宋襄公應該不會料到,關于他的議論并沒有隨著他的離開而終止。宋襄公更不會料到,在他死去兩千多年后,他還會被一位重量級的人物提起,并且給加了個“蠢豬式的仁義道德”的標簽。

深度雄文:泓之戰--“人心不古”的分水嶺

▲這種人從此不再稀罕

在中國幾千年的戰爭史上,若從戰爭形態、戰爭規模、戰爭慘烈程度、戰爭的直接后果諸方面來考察,泓之戰堪稱微不足道。但若要換一個角度來考察,泓之戰卻是中國歷史上舉足輕重的一場戰爭。它標志著西周以來以“成列成鼓”為主要特色的“禮儀之兵”行將壽終正寢,而新型的以“詭詐奇謀”為主導的作戰方式正在崛起。

因此,泓之戰是中國古代戰爭觀的一個轉折點。此戰之前,為戰以禮,古風盎然,打仗需要展示風度;此戰之后,兵以詐立,人心不古,全然不顧顏面,斯文掃地。在宋襄公之前,中國歷史上沒有真正的軍事家,那時中國只有政治家、外交家,只有禮儀專家,但泓之戰以后,靠謀略出奇制勝的軍事家層出不窮,歷史進入了《孫子兵法》時代,戰爭本身才呈現出殘酷的形態。大家徹底拋棄了曾經被人奉為圭臬的價值觀和行為方式,以致長平之戰坑殺40萬趙軍、項羽坑殺20萬降卒一類的惡劣事例不時出現,中國戰爭史翻開了黑暗的一頁。我們常說,春秋戰國兩個時期的分界的標志性事件是韓趙魏三家分晉,其實,從戰爭史的角度來看,其轉捩點無疑是泓之戰。

深度雄文:泓之戰--“人心不古”的分水嶺

因此,泓之戰代表了一個時代的終結。也因此,惜墨如金的孔夫子在編纂《春秋》之時,才會將其鄭重寫入。

然而,泓之戰更是中國人道德水準的一個分界線,標志著中國人人格和道德的轉型,標志著中國人純潔心靈的終結。宋襄公之前的時代是講究規則的時代,宋襄公之后,就到了權謀、權術的時代。沒有了規則,目的性和功利心才會甚囂塵上,這樣的時代就是為孔子所定義的“禮崩樂壞”的時代。大家都忘記了規則,忘記了對對手和自己的基本尊重,同時也忘記了基本的底線。曾經再普通不過的宋襄公成為大家取笑的對象,他就如同一個小丑,尷尬地藏身在典籍深處。歷史在他面部涂上了油彩,在他身上畫上了迷彩。千百年來,這笑罵之聲時高時低,不絕如縷,在這樣的取笑聲中,泓之戰就演變成了一個冷笑話,只是我們離公平競爭,離光明磊落,離坦蕩大道越來越遠。

一個時代的君子,最后變成了另外時代的笨蛋,這不是君子的錯誤,而是時代的不幸。宋襄公形象的演變,恰恰是世道人心變更的一個縮影。宋襄公就是一個標本,站在這個“愚蠢”的古人的面前,能顯示出來我們的聰明,也能映襯出我們的卑鄙。對這個“愚蠢”的古人的態度,檢驗著我們自己的質地。

本文作者:涼州七里(今日頭條)

原文鏈接:http://www.toutiao.com/a6701848330906894851/

聲明:本次轉載非商業用途,每篇文章都注明有明確的作者和來源;僅用于個人學習、研究,如有需要請聯系頁底郵箱

Tags:宋襄公   晉文公   春秋   春秋戰國   齊桓公   歷史   左傳   商朝   藤本千秋   河南   柘城   來日無多   百家講壇

搜索
網站分類
標簽列表
里昂小李子 bet007足球即时比分l 北京pk赛车走势经验 反倍投倍投20期计划 彩发发计划软件手机版 吉林快三软件自动 真钱打鱼 包胆技巧 金殿国际棋牌 八大胜 永久可用出号公式 广东时时官网下载 时时彩后一七码 二八杠真人提现游戏下载 大小单双彩票下载网址 金尊国际时时彩平台 亿宏国际彩票注册会不会被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