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昂小李子
黔南州信息網|www.iyhg.net

首頁 > 最新信息 / 正文

薩爾滬戰役中,努爾哈赤的勝出是否存在著“僥幸”?

網絡整理 2019-06-17 最新信息
薩爾滬戰役中,努爾哈赤的勝出是否存在著“僥幸”?

歡迎觀看

編者導讀:

公元1619(萬歷四十七)年,大明帝國與后金勢力之間一場聲勢浩大的戰役在遼東地區的薩爾滸(今大伙房水庫)一帶爆發。在此之前,明朝方面前后共花費了近一年的時間用來整軍備戰、調兵遣將,試圖一舉搗毀努爾哈赤所建立的“后金政權”,徹底消滅遼東地區的女真人對明朝統治者的威脅,為其在遼東邊境所設置的一系列防務體系挽回局勢。作為這場戰役的總指揮,楊鎬采取了“分路進兵,合圍聚殲”的戰略布局,以山海關總兵杜松為首率領兩萬五千人為主力部隊朝努爾哈赤所在的赫圖阿拉城正面進攻,馬林、劉綎、李如柏三人統兵共計7萬余人輔助杜松向其余三面圍攻。

對于明朝歷史稍加了解的讀者朋友們應該都清楚,這種戰略布局是明朝統治者在遼東地區為壓制住女真勢力慣用的手段。其中,早在公元1467(成化三)年,明朝大將李秉、趙輔二人就曾以將近八萬的兵力,從撫順關出兵,由撫順所、鴉鶻關、通遠堡、鐵嶺和堿場分兵五路共同朝建州女真進發,在此期間還邀請了李氏朝鮮方面一同出兵前往,最終明朝方面以絕對的軍事優勢成功碾壓建州女真勢力;公元1479(成化十五)年,明朝統治者再次大張旗鼓的“老戲重演”。在這兩次討伐的過程中,都是以明朝軍隊大獲全勝建州女真首領被殺而告終,成功的抑制住了建州女真的勢力發展,但同時又從某種程度上加劇了兩大民族之間的仇恨,為其后來起兵抗明變相的奠定了基礎。

薩爾滬戰役中,努爾哈赤的勝出是否存在著“僥幸”?

薩爾滬戰役示意圖

眾所周知,在這場大戰中,對于明朝方面楊鎬所采取的“分兵四路”的戰略布局,后金方面的努爾哈赤則采納了部下李永芳(明朝首位降將,曾鎮守撫順城)所提出的“憑你幾路來,我只一路去”的策略去應對,最終努爾哈赤將明朝四路大軍逐個擊破,以少勝多贏得了最終的勝利。縱觀整場戰役的局勢,努爾哈赤雖然依靠李永芳所提出的“憑你幾路來,我只一路去”的戰略為基礎成為了最后的贏家,但不排除這一戰略的本身依然存在著許多致命性的“紕漏”,換句話說,在薩爾滬戰役中,努爾哈赤的勝出是否存在著“僥幸”?關于這一系列的問題,筆者就單從明金雙方之間的戰略布局上與讀者朋友們客觀性地做一個深層次的探討。

薩爾滬戰役中,努爾哈赤的勝出是否存在著“僥幸”?

明末遼東地圖

本文的研究內容:

明朝方面于二月二十五日出兵,四路大軍中,最先與后金勢力交戰的為杜松所率領的兩萬五千名明軍,這一點也可間接性的看出努爾哈赤對杜松大軍的重視程度。杜松大軍于二月二十九日晚上從撫順所出邊,三月初一晌午到達蘇子河一帶,蘇子河流域一帶大部分屬于努爾哈赤所管轄,本著這一點,極度謹慎的杜松便將渡河的時間選擇在了晚上,以從最大限度上避免引來努爾哈赤勢力的襲擊,然而,盡管如此還是中了努爾哈赤設下的埋伏。正當杜松軍隊渡河之際,努爾哈赤將事先攔好的蘇子河上游河水瞬間開閘,致使正在渡河的明軍被巨大的河水沖擊力卷走,頃刻間,明軍損失上千余人,除此以外,整個杜松大軍被洶涌的蘇子河水一分為二。借此契機,努爾哈赤集中兵力朝向已經渡過蘇子河的明軍一頓猛攻,并于當晚全部消滅。消滅完渡過蘇子河的所有明軍之后努爾哈赤沒有耽誤片刻,立即將軍隊開往遺留在蘇子河對岸的另一部分明軍。次日,一場激戰之后,整個杜松大軍全軍覆沒。

薩爾滬戰役中,努爾哈赤的勝出是否存在著“僥幸”?

蘇子河地圖

與杜松大軍的交火屬于整場戰役中的首戰,此戰的勝利為努爾哈赤贏得全盤的勝利奠定了基礎。在杜松大軍全軍覆沒之后,努爾哈赤將矛頭指向了膽小如鼠的馬林大軍。馬林大軍原本據杜松的主力部隊不過半日行程,然而,自杜松與努爾哈赤交上火至全軍覆沒之后馬林大軍未發一兵一卒,從這里也可看出當時的四路大軍之間并不和諧,導致原本機動性就差的明朝軍隊處于各自為戰的狀態。在當時,倘若馬林的一萬五千大軍和葉赫部的一萬大軍之間任何一方可以趕到蘇子河支援杜松的話,整場戰役的結局就不得而知了。馬林得知八旗騎兵正朝向自己趕來的消息之后,立馬命令部隊停止了前進,使其部下各率千余人在其前方左右兩邊分別布下陣勢,而自己則統領余下的一萬余人躲避在兩位部下的后面,表面上三處軍隊互為“犄角之勢”,實際上則是為自己逃命留有時間。最終,不出所料,馬林自己所率領的一處軍隊在后金騎兵的打擊之下瞬間崩潰,反而其兩位部下各自率領的千余人給予了后金勢力稍許“顏色”,但由于兵力懸殊實在太大,最終均戰死沙場,而馬林則獨自脫逃。

薩爾滬戰役中,努爾哈赤的勝出是否存在著“僥幸”?

參考圖1

劉綎作為整場戰役中的重要人物可以說起到的作用是最大的,但可惜本應該與其共同戰斗的李氏朝鮮大軍卻因為糧食不濟等諸多問題沒能起到多大的幫助。因此,雖說劉綎所統領的大軍有兩萬八千余人,但參與有效作戰的僅僅只有自己本部的一萬五千余人,而后金方面所派來的第一波軍隊就已經達到了兩萬余人,隨后努爾哈赤在殲滅馬林大軍之后又命令阿敏親率兩萬余人前往增援,如此一來,當時的劉綎所面臨的對手是一個兵力近乎于自己三倍的八旗騎兵。在這種情況下,盡管自己的軍事才能多么的卓越,已然無濟于事。

但事實上,此時的明朝政府依然有挽回局勢的可能。據劉綎大軍僅數十里路程的李如柏大軍倘若能夠急速行軍趕來支援劉綎,那么,努爾哈赤的八旗勁旅必將陷入前后夾擊之中,依靠劉綎大軍中戰斗力驚人的“戚家軍”、“川軍”和李如柏所繼承家父李成梁的“家丁”資源必將能夠給予努爾哈赤一記“重拳”,再加上當時的努爾哈赤剛剛統一女真不久,諸如海西女真中的烏拉部、輝發部等等其余部落都處于并不穩定的狀態,倘若后金勢力能遇到一定實力的勁敵,不能保證這些部落氏族是否會聯手明軍反過來抗擊努爾哈赤,畢竟這種現象在女真中間可謂是屢見不鮮。如此一來,此戰不求完全勝利,只要打成平手對于明朝來說就是最大的勝利。

薩爾滬戰役中,努爾哈赤的勝出是否存在著“僥幸”?

明朝地圖

另一方面,當杜松大軍與后金勢力處于交戰時,倘若李如柏大軍能夠繞道直取幾乎屬于空城的赫圖阿拉城的話也是給努爾哈赤方面致命的打擊,此舉即便是杜松全軍覆沒,也無法扭轉明朝勝利的結局,而努爾哈赤也勢必淪為第二個王杲。但無奈,馬林一再貽誤戰機,而李如柏又緩緩不出兵,以至于給了后金方面充足的時間。因此,從某種程度上講由李永芳所提出來的“憑你幾路來,我只一路去”的戰略也并不是無懈可擊的,甚至可以說是“漏洞百出”,這一切的一切努爾哈赤應該還得仰仗馬林和李如柏兩位總兵的“功勞”。因此,可以這么說,努爾哈赤此戰雖勝,但實際上只能算是“險勝”,只因他所面臨的敵人是一個沒有發揮出應有戰斗力的明朝軍隊。

薩爾滬戰役中,努爾哈赤的勝出是否存在著“僥幸”?

努爾哈赤雕塑

結語:

薩爾滬戰役中,雖說是后金方面以少勝多贏得了最終的勝利,但縱觀全局,不難發現,實際上后金方面始終是處于一種“以多敵少”的狀態,杜松首戰和馬林一戰后金方面投入了幾乎所有的兵力,劉綎一戰后金與明軍所投入的兵力之比更是達到了三比一。這一切不得不佩服努爾哈赤的軍事才能,不僅可以利用明軍之間的不協調抓住戰機,扭轉戰局,集中自己的優勢全力對抗明軍的弱勢,而且還可以將一個主要使用冷兵器為主的八旗騎兵的戰斗力發揮到極致。文章的結尾筆者不禁想起了“田忌賽馬”的故事,薩爾滸一戰,努爾哈赤所謂的“憑你幾路來,我只一路去”其根本原理便是如此。

薩爾滬戰役中,努爾哈赤的勝出是否存在著“僥幸”?

感謝觀看

參考文獻:

《朝鮮實錄》

《明神宗實錄》

《清太祖武皇帝實錄》

《薩爾滸之戰考》

張德玉:《薩爾滬之役后金方面參戰兵力再探》

本文作者:古稀老學者(今日頭條)

原文鏈接:http://www.toutiao.com/a6703064231626932748/

聲明:本次轉載非商業用途,每篇文章都注明有明確的作者和來源;僅用于個人學習、研究,如有需要請聯系頁底郵箱

Tags:努爾哈赤   杜松   明朝   劉綎   女真   歷史   山海關   撫順   勝利退出演藝圈   李永芳   李如柏   鐵嶺

搜索
網站分類
標簽列表
里昂小李子 江西时时历史开奖结果 正规的购彩app 欢乐二八杠作弊器 128福彩下载 时时彩历史开奖号码查询 重庆时时真坑 pk10怎么看走势图选号 十一选五托胆 pk彩票分析软件 北京pk赛车开奖记录 pc28赚钱技巧 pt真人娱乐开户 小码王线上课程 重庆时时彩龙虎投注APP 快速时时软件计划 快3大小单双玩法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