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昂小李子
黔南州信息網|www.iyhg.net

首頁 > 最新信息 / 正文

歷史上造假的那些事兒,米芾造假燒真跡,乾隆被騙有功德

網絡整理 2019-06-17 最新信息

提起造假這件事,現在的人沒有不深惡痛絕的。

歷史上造假的那些事兒,米芾造假燒真跡,乾隆被騙有功德

我們現在身邊兒穿的、用的、再到學歷、票房和流量造假已經滲透到了生活的方方面面。造假這個事在中國古代肯定沒有現代人造假技術這么高,但是在幾個領域里邊兒古人的造假技術可是登峰造極,書畫領域尤甚。

有些古代書畫造假,我們今天用科學手段都很難去還原,中國古代書畫造假的方法由淺入深有多少種呢?

第一種造假方法的稱為一揭成雙。這種方法嚴格意義上不能算造假只能叫投機,因為通過這種方法所得的書畫作品,他不是假的,都是真品。這種方法是把一副書畫作品給他它揭開,以揭兩層的最多,故稱一揭成雙。

為什么這書畫能夠揭開呢?這得從書畫采用的宣紙結構說起。中國古人最開始創作書畫作品時用的是絹帛就是絲綢之類的,可是絹帛有兩個缺點,一是太貴,二是不容易保存。后來人們就制造出宣紙來代替絹帛,宣紙的制作工藝很特殊不能一次成型,因為一次成型會造成薄厚不均,對書畫作品的著色會產生影響,所以必須做成極薄的一層,然后一層一層往上疊加,最后壓成稍微有厚度的宣紙。一般的宣紙有兩三層,好一點兒的有四五層。

這宣紙有多少層就能揭開多少層,由于宣紙的吸墨性很好,所以在創作書畫的時候,幾乎每層都可以浸透筆墨,這就讓奸商找到了商機,這書畫真跡到他們手里必須要揭層。

有良心的一揭成雙,黑一點兒的就接它個四層五層,有多少層就揭多少層,可是揭層越多筆墨越淡,所以奸商們的就會在墨跡清淡之處著墨填補上去,然后在這個紙的背面兒再壓幾層宣紙來增加厚度,這樣就和原來一樣了,如果新墨的顏色很明顯的話,就用熏舊的方式做舊使他變暗,最后就會真假難辨,當然按價值來說得越上邊那層越值錢。

第一層第二層是最值錢的。第二層透過來的墨跟原作的相差無幾,僅需在缺墨的地方填補一下,再加上印章就天衣無縫了。

北京故宮和沈陽故宮各有一幅趙之謙畫的牡丹圖,這兩幅畫花一模一樣。經過鑒定,沈陽故宮的牡丹圖是一揭成雙的第二層,這兩幅畫都是原作,只不過是一上一下。

這種揭兩層的方法有風險,揭不好的話,可能把原作都給毀了,弄巧成拙,因此這一揭成雙的技法必須得是極其專業的人才能這么干!

第二種方法就屬于非常典型的造假了,但是由于造假的人不同定性也不同,這就很有意思了。

歷史上造假的那些事兒,米芾造假燒真跡,乾隆被騙有功德

這種方法叫臨摹。這種造假技術最初僅是個人愛好而不是為錢。只是為了能以假亂真,獲得眾人好評,滿足一下自己的虛榮心。古代擅長臨摹的人很多,有一些人還因此成了書畫大家,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就是米芾,蘇東坡、黃庭堅、米芾、蔡襄合稱宋四家,這幾個人名氣很大!米芾的臨摹功夫特別深,幾乎到了以假亂真的地步。

史書上記載了這樣一個故事,說有一天米芾的一個朋友找他,這個朋友是做書畫生意的,他知道米芾癡迷于書畫,特別喜歡舊物件兒,就帶了一幅唐代大畫家戴嵩畫的牛(韓干馬,戴嵩牛這都特別有名)就和米芾說你要喜歡的話,我就賣給你,米芾是大家非常識貨,一看就是真跡,拿著這畫愛不釋手啊,摸來摸去的,但是沒有掏錢買的意思,他朋友一看,估計米芾這陣兒囊中羞澀,就打這算把這畫帶走。

不曾想,這米芾突然開口說,你給我點時間容我湊湊錢,你把畫先放我這兒,我再仔細看看,五天以后你再來,如果我湊好了錢,這畫我就留下,把錢給你,如果我不留這畫,那就是我沒湊好錢,你把畫帶走。米芾這么一說,他們這都是非常要好的朋友,況且米芾那時候也是大家有這信用,他朋友就把畫留下,走了。

五天之后米芾這朋友再次登門,米芾說:你這畫我看了好幾天,真是好,但是價太高了,我買不起,說話時候神情讓人覺得挺惋惜,于是米芾就把畫攤開了讓朋友看,說你看好了,這可是你留在我這的那幅畫,我完璧歸趙了哦,他那朋友一看,沒錯,就把畫拿走了。

但是,第二天早晨他這朋友又來找米芾了,他朋友一見到米芾就說對不起啊,我這眼拙,昨天拿錯了,把你臨摹的本子給拿走了,今天特來奉還。米芾一聽哈哈大笑,說哎呀兄弟,你不來找我,我一定也會去找你的,你拿走了我臨摹的本子我心里特別高興,說明我畫的這畫足可以假亂真,你都看不出來!但我有一件事想問你,你是怎么發現的呢?朋友說這你就不懂了,戴嵩牛的真跡里牛眼睛里頭有一個模糊的牧童影子,而你的這個畫里沒有。米芾一聽就很感慨,說道:我觀察不夠細,學藝不精啊。

當畫家如果要是觀察力不行,是做不了頂級畫家的。因此米芾認為自己沒有看到那牛眼睛里牧童的影子,就覺得挺難堪。于是他朋友趕緊說,我每天跟字畫打交道,我這見識只在你之上,不在你之下,我居然也看走眼了,這說明你這臨摹的技藝確實高超,要不是我知道牛眼睛這塊兒的秘密,恐怕這輩子都不知道你畫的是假的。

米芾聽完之后心花怒放,心里非常滿足的就把那幅真畫取出來交給了他朋友。米芾當時醉心于這種事,不是想貪這個畫,他就是一種虛榮心,想顯擺顯擺能耐。

但是到后來,米芾由開玩笑就變成動真格的了,他經常向好友的借閱晉唐的古本,然后好好端詳揣摩之后,就把臨摹的本兒歸還原主人而把真跡就據為己有了。

現在世面上能見到的二王的一些作品不一定是真跡,多數是米芾的仿制品,那這些真跡呢去哪兒了呢?

據說米芾死之前的一把火把真跡燒了給他殉葬了,這事兒米芾做得就很缺德。蘇東坡曾經這樣評價米芾,說他:“錦囊玉軸來無趾,粲然奪真疑圣智”,意思說這米芾收藏的一些書畫都不是正道來的,但是他也佩服米芾是真有本事,真有智慧。從中可以得知,米芾在收藏字畫的時候確實是采用了不正當的手段。

此外,也能看出當時人們對米芾干這種事兒的態度,這種以假亂真的行為也不是那種非常不恥的,甚至還有人贊美,他說他舉止不能與世俯仰,意思就說他的行為很個性,很獨特啊,不能用世俗的眼光去看。

為什么當時的人對書畫造假不像現在的人那么深惡痛絕,我想最大原因就是米芾只是個人喜好,他過分地方就在于它想把真跡據為己有,但并沒有拿去賣錢,不是商業行為。

臨摹一旦變成商業行為,性質就完全不同了,談到商業性臨摹,中國古代有個大名鼎鼎的蘇州騙,什么是蘇州騙?

明代萬歷年間到清朝嘉慶年間的蘇州地區,市面上流出了大量假的字畫,這些假貨統稱蘇州騙,當是的蘇州,有很多的造假集團做的多是唐宋元時期的名家作品,造假這些人相當有本事,幾天時間就能畫出一幅畫,足可以假亂真,連名款也能弄個惟妙惟肖,甚至還能造出大名家的題跋來,技術非常高超,是個集團式的造假團體,這里邊有做紙的、有模仿題跋的、做印章款的、畫假畫的、還有專業的裱糊匠,需要五六道工序合成一幅假畫,蘇州騙當時就已經實現了這種集約化操作,和我們今天看到的書畫造假非常像,盡管如此,蘇州騙搞的書畫賣不上大價錢,因為當時真正懂的人,他不會買這個。

買的最多的人就是一些不懂裝懂,附庸風雅,他們也知道這是臨摹的本子,也不想花大價錢,所以買回去就是為了充面子,因此蘇州騙造假的產值的不是很高。

這種臨摹造假的人其實也不能稱之為奸商,因為在賣之前就明確告訴你這是假貨,買不買的你自己決定,真正的奸商的是明明給你看的是真的,賣給你的卻是假的。

到元明清三代真正的奸商就出現了,元朝有個畫家畫了幅桃花山鳥,這幅桃花山鳥流傳到清朝的時候被一個姓吳的人收藏了。當時喜歡這幅畫的人,不止他一人還有一個挺有錢的官員也非常想得到,不過卻被這姓吳的先下手給買走了,所以這個官員的感到非常的惋惜,寢食難安,經常到的賣畫的裝裱店里找同道中人訴苦,后悔沒早點兒下手,放出話說你們誰認識這姓吳的,跟他說說能不能把這畫讓出來。

說者無心,聽者有意,裝裱店的老板從中就發現商機了,于是精心策劃了一場騙局,這個擁有桃花山鳥圖的主人一直是這個裝裱店的常客,有一天,這個店老板的請這個姓吳的人到店里,說咱倆聊聊關于書畫裝裱的事兒,聊著聊著店老板就說您收藏的那幅桃花山鳥圖已經有一段時間了,以我的經驗這種元代的畫本收藏一久就會發生漿退紙皺的現象(俗稱縮水),這多可惜,要不你拿來我給你修補修補,姓吳的畫主人一聽,有道理,就把這畫找出來,店老板一看這畫就皺眉頭,說這畫得趕緊修復,要不過一陣兒再皺了畫兒上的一些圖案就會被損壞。

這畫的主人挺實在,也沒起疑心,說這畫你帶走給修復吧,店老板拿到這畫以后馬上找高人照原作臨摹了一幅,臨摹這人也是高手,繪畫技術相當精湛,看上去跟原作一模一樣,店老板就把臨摹好的畫和真跡都拿到店里,他把這真畫掛在墻上,等著那個有錢的官員上鉤,沒過兩天這個官員的果然來了。

他一看這桃花山鳥怎么畫掛在墻上了,開始以為是個臨摹的,可仔細一看驚呆了,居然是個真的,這官員也是個內行。他就問店老板這是怎么回事兒,這畫不是被人給收去了嗎,店老板說,收藏這畫的人家里出了點兒事兒,需要錢應急要把這畫賣了。

這官員一聽還有這好事兒,馬上說我我買我買我買,店老板說光說不練哪行啊,這畫可值老錢了,咱得一手交錢一手交貨,這個官員二話不說轉身回家就拿錢去。

裝裱店老板一看這官員走了,馬上從墻上把真跡摘下來,把臨摹的贗品貼到原處。這官員取了錢把錢交給了店老板,這店老板把這畫摘下來裝到一個錦緞盒子里,這官員高興的手舞足蹈接過來盒子當個寶貝似的回家了。這個官員前腳剛走,店老板就把這原作真跡送還給了姓吳的畫主人。

這官員拿到畫回家之后突然就接到了一個公務,忙活了兩天,才有功夫打開看看畫。開盒子的時候可激動了,等到他再仔細一看,傻眼了!原先這畫掛墻上的時候,他一看是真跡在店里買來便沒仔細瞧,想當然了。這回再仔細一看,他是個行家啊,這畫是地地道道假畫,給他氣得,火冒三丈的去找裝裱店退貨去,結果到那一看人去樓空。

這店老板用這次騙的銀子完全夠他后半生衣食無憂了,所以他在賣畫的當晚連夜收拾家當帶著銀子跑路了,最終這官員只能吃這么一個啞巴虧。

這吃啞巴虧的官員,雖然被騙了,但好在及時醒悟,真正可悲的是被騙了還一直蒙在鼓里,這個人不是別人,正是自稱書畫專家,英名一世的乾隆皇帝!按理說乾隆也是個行家啊,而且還是皇帝,怎么會被騙呢?

那是因為他收到的假畫不完全是造假,而是采用移花接木的手法部分造假?這畫就是非常有名的《富春山居圖》。

歷史上造假的那些事兒,米芾造假燒真跡,乾隆被騙有功德

《富春山居圖》這幅畫,那可是傳世之寶,公元1347年元朝四家之首的著名畫家黃公望來到富春江,他被眼的前風景所折服,跟他同行是位得道高僧無用,無用禪師建議他把風景記錄下來,因此黃公望在當地的開始創作富春山居圖,作品創作了3年才完成,當時黃公望的畫已名滿天下,這無用禪師怕別人來巧取豪奪去,就求黃公望在卷末處寫明這畫是送給他的,明確歸屬,因此第一個收藏這幅畫的主人是無用禪師。

之后100年當中這畫的命運也沒有什么典籍記載,直到明朝被明四大家之一的沈周得到,從這開始,這幅畫就命途多舛,沈周對這幅畫非常癡迷,他在畫卷上的做了很多的題跋,在他收藏不久之后,這畫被他朋友的兒子給偷走變賣了,從此這畫就流落江湖了。

直到明末被書畫大家董其昌買下來才得片刻安慰,董其昌也像沈周一樣,在畫上做了些題跋,他把這畫作為人間寶物悉心收藏,董其昌到晚年的時候,由于歲數太大,一想,這畫也別一直窩在我手里,就把《富春山居圖》以高價地賣給了宜興一位收藏家吳之琚。吳之琚死之前把這畫了傳給了自己兒子吳問清。吳問清是個死心眼兒,對這畫特別著迷,他死之前做了個糊涂決定,要把這畫燒了給自己殉葬,就跟當年米芾似的,幸虧他侄子明事理,用很快的速度把扔到火盆兒里畫又撈了出來。

但是,撈是撈出來了,卻把《富春山居圖》起首一段兒給燒毀了,并且給燒斷成了一大一小兩段,自此這小段被稱作剩山圖,大段被稱作無用詩卷,就是提款送給無用禪師那段叫無用詩卷。

乾隆時期,對《富春山居圖》早有耳聞的乾隆皇帝,就想得得到這件寶貝,于是以重金向天下征召此畫,乾隆十年(1745年)有一幅《富春山居圖》被征召入宮了,乾隆見到之后反復鑒賞琢磨,認定這幅就是黃公望的真跡。

從此之后就跟著了魔似的,經常在宮中展閱這幅畫,有時候外出巡游還隨身攜帶,每次觀賞就在上邊兒寫兩筆,乾隆就有這毛病,天下的一些珍奇書畫基本沒逃過他的提字,乾隆提字提的遍地都是,有時候提的還很垃圾,所以這一年下來《富春山居圖》長卷的空白處留下了滿滿當當的幾十處詩文,連畫當中山間的縫隙他都沒放過。

就在乾隆收藏這畫兒一年多以后,又一幅《富春山居圖》進宮了,乾隆仔細一看心虛了,新進宮的《富春山居圖》無論從筆意還是題跋,都比之前那幅要高明。但他心里已經認定第一幅是真跡,要讓皇上改口,金口玉牙的怎么好意思,所以他一口咬定,第二幅《富春山居圖》是贗品,但這畫也確實好,值得收藏!

乾隆在書畫方面兒也是個行家,怎么就看走眼了呢?

其實,這幅畫不完全是造價。第一造假者把富春山居圖真本上董其昌的題跋割下來移花接木的拼貼在偽造的畫卷上,這是個關鍵證據。第二他把黃公望給無用的提款換成另一叫子明的人,提的款是:“子明隱君,將歸錢塘,需畫山居景,圖此為別,大癡道人公望,至元戊寅秋”。

這個提款他有來歷,乾隆一考證,這子明和黃公望是同一時期畫家,和黃公望非常有交情,此外,他對董其昌的題跋進行確認,確實是真的,這些在他看來也是鐵證,因此當第二幅畫出現之前,他就認定第一幅是真跡,其實第一副畫是假的。

盡管乾隆被騙的故事有些可悲,但是正因為他認定了第一幅畫是真品,因此第二幅他對外說是贗品的那幅,也就不好意思在上面亂提字,反而這幅真跡逃過了乾隆多達54次題跋的命運,這也讓人感到欣慰。

如今,這幅《富春山居圖》的真跡前半卷剩山圖收藏在浙江省博物館,后半卷無用詩卷收藏在臺北的故宮博物院。乾隆的子明卷雖然是假的,但因有乾隆的題跋,有了很大的歷史價值。

《富春山居圖》的真跡躲過了乾隆54次的題跋,這也算是古代諸多次造假當中為數不多有功德的一件事兒。

本文作者:穆人王(今日頭條)

原文鏈接:http://www.toutiao.com/a6702957870410891790/

聲明:本次轉載非商業用途,每篇文章都注明有明確的作者和來源;僅用于個人學習、研究,如有需要請聯系頁底郵箱

Tags:米芾   歷史   宣紙   乾隆   故宮博物院   黃庭堅   牡丹   蔡襄   蘇軾   沈陽

搜索
網站分類
標簽列表
里昂小李子 新疆时时三星跨度 重庆时时到底怎样 幸运pk10赛车计划 云南时时一天多少期 捕鱼达人单机游戏下载 四川时时合法的吗 VR三分彩官网开奖结果 老时时彩宝典下载 秒速时时官网下载 广州多娱互动游戏 江苏十一选五走势图一定牛 河北时时计算公式 广东十一选五前一推荐号 蝌蚪kedouwo窝官网 广东时时11选五计划 25选5胆拖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