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昂小李子
黔南州信息網|www.iyhg.net

首頁 > 最新信息 / 正文

漢宣帝時,楊惲因《報孫會宗書》被處腰斬,成歷史上第一起文字獄

網絡整理 2019-06-24 最新信息

楊惲的生母,是大史學家司馬遷的女兒。對于自己的外祖父,楊惲是極為崇拜的。楊惲從小便反復閱讀外祖父的名著《史記》,深為外祖父的史筆所折服,同時,也為《史記》中那些栩栩如生的歷史人物所感動。

漢宣帝時,楊惲因《報孫會宗書》被處腰斬,成歷史上第一起文字獄

記得少年時讀《項羽本紀》,就不止一次地為項羽這個失敗的英雄掬一捧淚。讀《李將軍列傳》,似乎老將軍不堪凌辱、橫劍自剄的情形就在眼前。讀外祖父的《報任安書》,更為外祖父的不幸遭遇憤憤不平,對于外祖父那種發憤著書的精神深深敬佩。因此,在楊惲性格中,似乎繼承了司馬遷那種耿介高傲的性格因素。

由于哥哥楊忠的薦舉和漢朝的恩蔭制度,楊惲入仕,先做郎官,后來補了常侍騎。楊惲雖是靠恩蔭當的官,但他并非庸懦無能之輩,在同僚中,他是以才能見稱的。

楊惲生性爽直仗義,愛交往英俊才士,在朝廷中交結了許多好友。大家意氣相投,楊惲在朝官中聲名越加顯赫,后來擢升為左曹

在這個時候,發生了大司馬霍禹謀反之事。楊惲事先得到了消息,他馬上找到侍中金安上報告了這個緊急情況。金安上馬上密報給宣帝。宣帝馬上派御林軍逮捕了霍禹以及他的同謀,這場叛亂被消滅于萌芽之中。楊惲等五個人都得到封侯,楊惲被封為平通侯,并升遷為中郎將。

中郎將是個極為重要、極有實權的官職,手下管著許多郎官。“郎”是皇帝侍從官的通稱。也是更高級官員的“儲備庫”。中郎將是郎的長官。郎官以往的慣例,讓郎出錢,這樣才能得以薦選更高的官職,因而稱為“山郎”。所謂“山”,取其喻意,是財用之所出,“山郎”的意思無非是成為財源的“郎”。

古代官府,有休沐制度,類似今天的星期天。清寒的郎官,有病一日,不能上班,就要用洗沐日一天抵償,有的郎官因身體多病,洗沐日都充了病假,竟至有一年多不得“洗沐”的。而那豪富郎官,因為多出錢財,所以每天出去游戲,卻不影響洗沐日的休假。郎官之職,各有主部,有的實惠有權,有的清寒無權,而有錢的郎官通過錢來賄通上司,選擇“善部”,這樣,便可以更多地聚斂錢財。

這樣一來,在郎宮中養成了賄賂公行的風氣,大家都靠錢財來謀求個人的地位、利益,送上錢的,一切都好;沒有錢的,處處碰壁。那些有能力而缺錢的,卻在受壓抑,得不到薦舉。

楊惲當了中郎將,對這種風氣十分反感,他想革除弊端,于是,罷除“山郎”的通例,將一年的財政費用移交給大司農,用國庫的錢來支付開支,而不再取之于郎。郎官的洗沐、病假,都依法令從事。郎官如果有罪過,馬上奏免。薦舉那些出身高第而又有才能的人,有的直升為郡守九卿。

漢宣帝時,楊惲因《報孫會宗書》被處腰斬,成歷史上第一起文字獄

楊惲采取了這些措施,杜絕了朗署中的賄賂弊端。郎官們人人自勵,靠自己的工作實績再上進,而不再靠錢財打通關節,衙門里的作風清廉多了。令行禁止,不再有那些特殊人物來敗壞風氣。因而,朝廷里的人,對于楊惲任中郎將時的工作都評價很高。由于官聲好,楊惲被擢升為諸吏光祿勛,成為皇上所“親近用事”的親信。

楊惲為人爽直,輕財好義。他先前接受了父親楊敞給他留下的遺產五百萬錢,待他自己封了侯以后,把這些錢都分贈給宗族中人。他的后母沒有兒子,財產也達數百萬,死的時候,都給了楊惲,楊惲又都分給了后母的兄弟。以后又得到資產千余萬,也都分給了其他人。由此可見楊惲的仗義疏財。

楊惲廉潔無私,為人仗義,郎官稱譽他處事公平。但是,楊惲性格中的弱點也是明顯的。對于自己的行為,他沾沾自喜,總自以為得意,剛愎自用,而又好發人陰私。同僚中得罪了自己的,一定設計害人家。于是,他在朝廷中既有一些摯友,也有一些敵人,他被罷官及被貶為庶人,就是因為與太仆戴長樂之間的嫌隙而釀成的。

楊惲想起自己被戴長樂告訐,以言論獲罪,差點沒掉腦袋,被廢為庶人的經過,至今仍憤憤不平。

戴長樂是漢宣帝在民間時的相知之友。宣帝劉詢,是武帝的太子劉據之孫,巫蠱禍起,劉詢的父祖與生母,都遭到殺害。當時劉詢出生方才幾個月,也被關在獄中。后元二年(前89年),武帝病重,望氣者說長安獄中有天子氣,武帝便派人到獄中去殺人,無論罪輕罪重,一律殺之,當時的獄監丙吉可憐劉詢才幾個月,不忍其無辜受戮,不讓使者入他的獄室,劉詢得以保全。后來,丙吉便把劉詢送到外祖母史良娣家去撫養,一直到長成少年了,才接回后宮,18歲時,即位為宣帝。戴長樂是宣帝在史家時的童時好友。宣帝即位之后,就把戴長樂擢拔到朝廷為官,而且恩寵備至,用為親信。

戴長樂受到宣帝恩寵,有些得意忘形。他曾到宗廟舉行祭典,回來對掾史說:“我面見宣帝,當面受詔;并與皇上同車而乘,秺侯為車御。”這話傳出去后,有人就上書告他戴長樂說些不該說的話,自詡得寵,有損君威。此事交給廷尉進行查處。

戴長樂與楊惲原來就有些嫌隙,因此,戴長樂就懷疑是楊惲指使別人在告他,戴長樂心想,你能告我,難道我就不能告你嗎?于是,便收集了楊惲平素的一些言論,上書告他,告他有罪的一些具體事實大致有這些:高昌侯的車馬驚了,奔入北掖門,楊惲對富平侯張延壽說:“聽說以前也有驚車奔抵殿門,門關折,車壞馬死,而昭帝崩。今天又如此,這是天時,而非人力。”

漢宣帝時,楊惲因《報孫會宗書》被處腰斬,成歷史上第一起文字獄

左憑翊韓延壽有罪下獄,楊惲上疏論救。郎中丘常對楊惲說:“聽說君侯上書救韓憑翊,能使他保全得活嗎?”楊惲嘆道:“此事談何容易!脛脛者未必全!(意謂剛直的人難以保全)我尚且難以自保,救別人就更難說了。”

楊惲上觀西閣上的畫像,畫像中有堯、舜、桀、紂等人。楊惲指著桀、紂的畫像對樂昌侯王武說:“天子經過此地時,如果能把他們的過錯一一指明,就知道該怎樣做天子了。”

楊惲聽匈奴降者說他們的單于被殺,議論說:“君主不肖,大臣為之參贊好計而不用,自己使自己死無葬身之地。像秦朝時那樣,任用小人,誅殺忠良,竟至滅亡;如能任用賢能大臣,秦朝國祚延續至今是不成問題的。古今之事如一丘之貉啊!”

戴長樂抓住楊惲的這些言論,告他妄引亡國以誹謗當世,無人臣之禮,悖逆絕倫!

廷尉于定國受理此案,查明事實,彈劾楊惲“不竭忠愛,盡臣子禮,而妄怨望,為妖惡言,大逆不道,請逮捕治。”奏請皇上對楊惲嚴加懲處。

宣帝對楊惲本來是很賞識的,對他不忍加以誅殺,下詔免去戴長樂、楊惲的官職、爵位,把他們廢為庶人。

楊惲家居以來,漸漸地興治產業,廣造宅第,過起了安樂翁的生活。他又經常招引朋友們到楊府上宴飲舞樂,過得倒是恣意快活。醉酒之后,又常常對著友人的面,大發心中的牢騷不平,對朝廷多有不滿之辭。這些話,不能不傳出去。因此,外面對楊惲多有議論,尤其是以往與他有怨隙的朝臣,更是抓住這些問題,積累材料,準備進一步整治他。

楊惲有個好友叫孫會宗,時任安定太守。孫會宗是個有眼光、有謀略的人,他沉靜寡言,不茍談笑,但卻能洞察形勢,預見事態發展。他聽到了一些有關楊惲的議論之后,知道這后面隨之而來的會是一場更大的風險乃至災禍,他為這個口沒遮攔的朋友捏了一把汗。于是,他寫了一封密信,信的大意是諫戒楊惲大臣廢退之后,更應謹慎從事,閉門惶懼,做可憐之態,這樣有利于避免更大的禍機;不應該治產業,通賓客,以博眾人稱譽。不要再度成為人們關注的中心。寫完信后,加以密封,然后派人飛馬馳送。

漢宣帝時,楊惲因《報孫會宗書》被處腰斬,成歷史上第一起文字獄

楊惲接待孫會宗的信使,好生款待后將其送走,打開信來細細閱讀。他看完之后,竟不以為然。他認為孫會宗不能理解自己內心的郁憤,對自己貶黜前后的過程也未必全然了解,而隨著世俗毀譽來妄評我楊惲,他對孫會宗的建議非但聽不進去,還對孫會宗產生了很大不滿。他想:我楊惲本是貴家之子,自己也曾顯赫一時,不過是為小人所陷才落到如此地步!現在,我的日子剛剛舒服些,你孫會宗又來指手畫腳,勸我老老實實受窩囊氣。你究竟是好心呢,還是妒意呢?

想到這些,又勾起他對朝廷、對時政的怨恨之情。飲過數杯烈酒之后,他覺得忿氣上涌,到書房里坐下,拿過紙筆,飽蘸濃墨,寫下了一篇流傳千載的有名文章《報孫會宗書》。為不使其中韻味走樣,還是將原文錄出,更能見其“全豹”。這封信是這樣寫的:

惲材朽行穢,文質無所底,幸賴先人余業,得備宿衛,遭遇時變以獲爵位,終非其任,卒與禍會。足下哀其愚,蒙賜書,教督以所不及,殷勤甚厚。然竊恨足下不深惟其終始,而猥隨俗之毀譽也。言鄙陋之愚心,若逆指而文過,默而息乎,恐違孔氏“各言爾志”之義,故敢略陳其愚,唯君子察焉!

惲家方隆盛時,乘朱輪者十人,位在列卿,爵為通侯,總領從官,與聞政事,曾不能以此時有所建明,以宣德化,又不能與群僚同心并力,陪輔朝廷之遺忘,己負竊位素餐之責久矣。懷祿貪勢,不能自退,遭遇變故,橫被口語,身幽北闕,妻子滿獄。當此之時,自以夷滅不足以塞責,豈意得全首領,復奉先人之丘墓乎?伏惟圣主之恩,不可勝量。君子游道,樂以忘憂;小人全軀,說以忘罪。竊自思念,過已大矣,行已虧矣,長為農夫以沒世矣。是故身率妻子,戮力耕桑,灌園治產,以給公上,不意當復用此為譏議也。

夫人情所不能止者,圣人弗禁,故君父至尊親,送其終也,有時而既。臣之得罪,已三年矣。田家作苦,歲時伏臘,烹羊炰羔,斗酒自勞。家本秦也,能為秦聲。婦,趙女也,雅善鼓瑟。奴婢歌者數人,酒后耳熱,仰天擊缶,而呼嗚嗚。其詩曰:

田彼南山,蕪穢不治,種一頃豆,落而為萁。人生行樂耳,須富貴何時!

是日也,拂衣而喜,奮袖低昂,頓足起舞,誠淫荒無度,不知其不可也。惲幸有余祿,方糴賤販貴,逐什一之利,此賈豎之事,污辱之處,惲親行之。下流之人,眾毀所歸,不寒而栗。雖雅知惲者,猶隨風而靡,尚何稱譽而有!董生不云乎:“明明求仁義,常恐不能化民者,卿大夫意也;明明求財利,常恐困立者,庶人之事也。”故“道不同,不相為謀”,今子尚安得以卿大夫之制而責仆哉!

漢宣帝時,楊惲因《報孫會宗書》被處腰斬,成歷史上第一起文字獄

夫西河魏土,文侯所興,有段干木,田子方之遺風,漂然皆有節概,知去就之分,頃者,足下離舊土,臨安定,安定山谷之間,昆戎舊壤,子弟貪鄙,豈習俗之移人哉?于今乃睹子之志矣。方當盛漢之隆,愿勉旃,毋多談。

這封回信,真是一篇好文章。文筆犀利,氣勢滂沛,把楊惲心中的怨望不平抒發得淋漓盡致。對于孫會宗,作者反唇相譏,說他隨世俗褒貶,并譏其志在貪鄙,不免有些過激。而最后,又是這封信成了給他定罪的根據,是他斷送性命的禍胎。

楊惲還在一些其他場合發泄怨憤之意。一次,他的侄兒安平侯楊譚來看望這位被貶的叔父。楊譚安慰他說:“西河太守建平侯杜延年,先前因罪被貶,現在又征為御史大夫,先貶后升。像叔父您這樣的情況,罪過很輕,又有功于朝廷,早晚會得到皇上起用的。”

楊惲聽了,怨氣又涌了上來,他憤憤然地說:“對朝廷有功又有什么用?這種朝廷不值得為它賣力。”楊惲先前與蓋寬饒、韓延壽交好,而此二人皆為朝廷所誅(蓋寬饒雖是自刎,實則與誅殺無異),楊譚順勢附和著說:“的確如此啊,像蓋寬饒、韓延壽這樣盡心效力,忠直為國的人,不都是因事而誅了嗎!”

諸如此類的牢騷怨憤之語,都是在家里說的,家里說話,自然不避家奴。楊惲家里有一個男仆,因為辦事不力而且貪圖小利,被楊惲多次叱罵,最重的一次是賞了一頓鞭子,所以對主人銜恨于心。五鳳四年(前54年),日食出現,這在講究“天人感應”的漢代,被視為異變。這個家奴乘機上書告發楊惲,說日食是楊惲驕奢不悔而造成的。

此書上奏于宣帝,宣帝命廷尉于定國前往查證。于定國帶了人馬火速趕赴楊家,將楊府包圍,然后來了個徹底搜查,結果把《報孫會宗書》的稿本查出,馬上將此文上奏于宣帝。宣帝覽罷《報孫會宗書》,尤為惱怒,對其中“田彼南山”一詩最為反感,認為這是諷刺朝政荒亂,直道零落。于是以腰斬之刑處死楊惲。楊惲的妻子兒女被流放到甘肅酒泉郡。楊譚因為不諫正楊惲,并與之附和呼應,有怨望之語,被免為庶人。官吏中與楊惲交厚者如未央衛尉韋玄成、京兆尹張敞以及孫會宗等,都被免官。

漢宣帝時,楊惲因《報孫會宗書》被處腰斬,成歷史上第一起文字獄

楊惲一案,是典型的文字獄。楊惲罹罪被腰斬的禍源主要是那封《報孫會宗書》,在此文中又主要是“田彼南山”一詩犯了忌諱。統治者采取深文周納的方法來羅織罪名。據為《漢書》作注的張晏分析是這樣的:

“山高在陽,人君之象也。蕪穢不治,朝廷荒亂也。一頃百畝,以喻百官也。言豆者真直之物,零落在野,喻己見放也,萁曲而不直,言朝臣皆諂諛也。”

這并非楊惲的本意,也決非張晏的發現,而估計是當時斷案卷宗留下的說法。這完全是一種牽強附會的上綱上線。也許有漢儒解詩的習慣思維在其中起作用,但卻把它推向極端。實際上是首先假定你有罪,然后順著這個思路進行推求,那么,何求而不可得呢?這種深文周納的分析方法,確實是為后世文字獄制造者提供了極有用的武器,以致于越用越熟,要置人于死地,如此解釋文字,即可構成罪名。

本文作者:歷史地理俊(今日頭條)

原文鏈接:http://www.toutiao.com/a6704930053848826382/

聲明:本次轉載非商業用途,每篇文章都注明有明確的作者和來源;僅用于個人學習、研究,如有需要請聯系頁底郵箱

Tags:漢宣帝   司馬遷   我在宮里做廚師   史記   霍禹   楊敞   漢朝   史良娣   耿介   劉據   丙吉   項羽   讀書

搜索
網站分類
標簽列表
里昂小李子 北京快车pk10官方网站 黑龙江时时怎么开奖号码 北京11选5走势图前三直走势图 湖北体彩11选5官网 全好运彩票app有病毒吗 爱乐透老时时 4场进球彩复式 黑龙江时时彩在线开奖 360票老时时开奖 高质量ag电子游戏 澳洲快乐时时 海南私彩 北京时时彩开奖走势图 苹果彩票pk10怎么玩 牛牛怎么玩 五分赛车彩票真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