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昂小李子
黔南州信息網|www.iyhg.net

首頁 > 最新信息 / 正文

“中興”和“之治”都根除不了的藩鎮割據,為何會如此兇頑恒久?

網絡整理 2019-06-27 最新信息

大唐的絕癥(下):兩代中興之主為何奈何不了割據一隅的藩鎮?

接上文藩鎮割據的肇始之亂,其實源自于大唐的軍事傳統和處置失策所言,唐朝國勢之衰源于安史之亂以及河朔三鎮帶來的藩鎮割據問題,而在未來的一個半世紀里大唐并沒有放棄掙扎,雙方展開了長期的爭奪和博弈。而唐憲宗和唐武宗兩代的“中興”以及后來的“大中之治”,朝廷都一度壓制了藩鎮的囂張氣餡,并取得地方的控制權。

“中興”和“之治”都根除不了的藩鎮割據,為何會如此兇頑恒久?

但這些終究是無用功,藩鎮問題并沒有得到任何的改善。直至大唐的滅亡,后者的生命力卻依舊旺盛,這一局面甚至延續到北宋初年。

中興:不愿凋零的大唐

顯然這個偉大的朝代并不甘心就這樣窩囊的畫上句號,在內憂外患日益嚴重的形勢下依然出現了兩次“中興”(元和、會昌)和“大中之治”。

遍讀列圣實錄。見貞觀開元故事。竦慕不能釋卷。又謂?等曰。太宗之創業如此。我讀國史。始知萬倍不及先圣。當先圣之代。猶須宰臣與百官同心輔助。豈朕今日。獨能為治哉。--《唐會要卷五十三》

有這樣的覺悟和行動,唐憲宗確實是一個奮發有為的皇帝,他即位后提高宰相的權威,平定藩鎮的叛亂,致使“中外咸理,紀律再張”,出現了“唐室中興”的盛況。

“中興”和“之治”都根除不了的藩鎮割據,為何會如此兇頑恒久?

期間他擺平了猖獗的淮西和劍南西川,壓服了河朔三鎮,“以法度裁制藩鎮”,脫離中央掌控多年的河南、山東、河北等地區又歸中央政府管轄。

二十年后的武宗李炎也是一位英主,期間取得了對外戰爭的節節勝利,擊敗回鶻和吐蕃,為后來宣宗收復西域創造了條件,期間消滅了反叛的昭義軍。

捎帶一句,滅佛的“三武一宗”,就有這位不信邪的皇帝,而佛教的變質和猖獗,恰恰就是他爺爺唐憲宗搞出來的事情。

宣宗則借助張議潮和歸義軍收回了河西走廊,再度取得了對西域的控制權。

筆者一貫認為這不過是回光返照而已(見鏈接為何“中興之主”們的豐功偉績,最終不過是滅亡前夕的垂死掙扎?),但三位君王的努力至少昭示了一個偉大王朝的血性尚未磨滅,何況其在維護領土完整大業中的杰出貢獻呢?

痛點:治標不治本

筆者曾跟朋友討論過一個問題:最初的割據勢力的不過是河朔三鎮和潞州的昭義軍,中間加上一個淮西軍,但這些都曾經被搞定過,而大部分節度使還是奉唐廷詔令的。那么,為何最后會在黃巢起義之后一發不可收拾呢?

最后的結論很簡單:大唐具備搞定所有節度使或單個藩鎮的能力,卻對藩鎮問題一籌莫展。

唐憲宗當年基本算是收拾了舊山河,朝廷的任命終于能夠左右節度使的人選,但卻不能取消這一明顯不合理的制度。相反,藩鎮的設置越來越泛濫,最終造就了“元和四十八藩鎮”并舉的局面。

然而,邊境之外的地方設置人財物權集于一身的節度使有啥用呢?唐憲宗并非庸主,他這樣做的原因有二:

第一是制衡。通過設置藩鎮來抵抗叛亂藩鎮,在安史之亂時期就已經是常規手段,在中原腹地以及南方地區設立規模不大的藩鎮,從而避免單個勢力席卷全國的可能性,從而在分割對的狀態下求得喘息的機會。

“中興”和“之治”都根除不了的藩鎮割據,為何會如此兇頑恒久?

▲杜甫的詩此后只有對現實的嘆息

正是由于天下兵力散在藩鎮,才導致藩鎮棋立,唐朝名義上是天下共主,也靠藩鎮之間力量的均勢進行維持。

第二是無能為力。這與春秋時晉國分家前的狀態類似:國君并非不知道大夫專權的危害性,也做過掙扎,“趙氏孤兒”的背后其實就是兩派勢力的死斗。晉國曾短暫的消滅趙氏,并將士氏連根拔起,這也引起了眾大夫的警覺,他們結成了統一戰線并將國君徹底架空,直至最后的三家分晉。

唐廷面對的局面和晉候是一樣的,他們可以拿單個藩鎮開刀,卻不具備向藩鎮制度宣戰的能力,根深蒂固的藩鎮帶來了類似牙兵這樣的龐大的既得利益團體,一旦更換制度就如同點燃了火藥桶的引線,后果可想而知。

所以唐廷無奈地選擇了妥協,大抵能夠聽從朝廷號令,不明目張膽的扯旗造反就可以了,二者達成了某種意義上的平衡,雙方各取所需,彼此給點面子就可以了。因而這個時間段造反的藩鎮都被摁了下去,周遭的藩鎮們不愿意主動出擊打個你死我活,但至少會堅決的劃清界限并且“保境安民”,然后靜等朝廷大軍抵達即可。

“中興”和“之治”都根除不了的藩鎮割據,為何會如此兇頑恒久?

打破這一平衡的是黃巢領導的起義,他們不需要根據地的流動作戰并不涉及藩鎮的根本利益,因而大家不約而同地選擇了隔岸觀火。結果是義軍在朝廷軍隊的追剿中不斷壯大,藩鎮則借機招兵買馬,不再聽從中央詔令,真正成了父死子繼的獨立王國。

董卓不足以亡漢,亡漢者關東也;桓玄不足以亡晉,亡晉者北府也;黃巢不足以亡唐,亡唐者汴、晉也。----王夫之《讀通鑒論》

令人奇怪的是,割據問題如此嚴重,為何李唐還能再安史之亂后撐上一個半世紀呢?

共生:藩鎮并非百無一是

一味的貶低藩鎮并不可取,畢竟反叛者的數量和涉及面尚且可控,在維系大唐延續方面,藩鎮其實做出了巨大的貢獻。

在邊境安全方面,關中地區曾經被吐蕃占據過半,他們與南詔國的會盟則給唐廷造成了巨大的威脅,因此在邊防地區布置重兵是必須之舉措。

后來設置的藩鎮中,鳳翔號稱“控秦塞之西,扼胡苑之左”,邠寧作為“華夷要地”肩負著“以威西戎,以護中華”的使命,邊境的藩鎮不光戰略地位上非常重要,也依舊肩負著對抗少數民族襲擊的重任。

貞元二年(786年),吐蕃入涇、隴諸州,邠寧節度使韓游環夜襲敵營,擊退吐蕃,收復鹽州。--《舊唐書》

“中興”和“之治”都根除不了的藩鎮割據,為何會如此兇頑恒久?

在財源稅賦方面, 東南藩鎮是唐廷財賦的重要來源地,幾乎成了唐中央賴以存延的經濟基礎。

(浙東)“財富之所出,公家之所給,歲以萬計。”--唐.梁肅

(淮南)“控荊衡以淞泛,通夷越之貨賄,四會五達,比為咽頤”--《權載之文集》

“貞元二年,唐廷增加江南漕運,令浙江兩道每年進米七十五萬石,另以本道兩稅折納一百萬石。江西,湖南,鄂岳,福建亦百二十萬石,淮南二十萬石。”--《新唐書·食貨志》

自安史之亂后中國的經濟中心南移,而東南作為賦稅的主要來源,是抑制藩鎮勢力的后勤保障,更是“中興”和“之治”等續命手段的本錢。

然而,所有的貢獻和忠誠終究會走向失控,這是藩鎮的本質所決定的,而非幾代心系朝廷的節度使所能更改。

太阿倒持:兵權的下移

在募兵制的實施過程中,唐廷本可以打破地域限制,在全國范圍內征召,將精兵集中到中央,但實際操作中卻拱手將募兵權授予節度使 ,導致中央兵力遠不及地方兵力 。

“猛將精兵 ,皆積于西北 ,中國無武備矣。”--《唐紀》

“中興”和“之治”都根除不了的藩鎮割據,為何會如此兇頑恒久?

對比邊鎮的精兵猛將,坐鎮京師的羽林精銳卻只是一群廢柴,無怪乎當年在潼關外數次一敗涂地。

“其蕷騎之法 ,天寶以后 ,亦稍變廢 ,應募者皆市井負販 ,無賴子弟 ,未嘗習兵。”

“高仙芝、封常清迫而募于兩都者 ,則市井之罷民 ,初不足為重輕也 。”--《唐紀》

在著名的“涇原兵變”事件中,朝廷征召五千涇原士卒抗擊襄陽叛亂,他們希望到長安后能得到朝廷的優厚賞賜,卻只得到了怠慢(唯糲食菜啖而已),士兵的憤怒(覆而不顧)可以理解,但后面的事情就有點匪夷所思了。

“中興”和“之治”都根除不了的藩鎮割據,為何會如此兇頑恒久?

叛軍斬斷城門,陳兵于丹鳳樓下,德宗倉皇出逃,首都長安就這樣稀里糊涂的陷落了。叛亂士卒大肆擄掠京師府庫財物不說,還找了失勢的太尉朱泚領頭造反,后者自立為帝,國號大秦,年號“應天”。后來數鎮節度使也卷入其中,最終演變成一場席卷關中地區的大規模動亂。

這次事件完全看不出鎮兵對于朝廷的敬畏,說來“河朔 、淮蔡 、淄青材士”等兵源皆為節度使所養,這些士兵一般都終身從軍,兄弟相繼,父子相承,世代以軍旅為家。因為藩鎮節度使掌握著他們的生殺、賞罰、升降等權利,士兵們對藩鎮節度使的依賴性也極強,他們“唯知其將之恩威,而不知有天子”。唐廷在藩鎮軍隊的眼中并非衣食父母,自然不是他們效忠的對象,更奢談敬畏了。

唐之中葉,節度使各有其兵,而非天子所能左右,其勢成矣。--王夫之《讀通鑒論》

同時,唐廷的“綏靖政策”也助長了藩鎮的囂張氣焰。

“中興”和“之治”都根除不了的藩鎮割據,為何會如此兇頑恒久?

安史之亂后期,唐廷對于投降的將領沒有收其兵權并給予妥善的處理 ,反而自喪權柄 ,混亂不已,降賊有的賜予平章,有的賜予御史大夫,然后繼續擁兵自重割據一方,這反叛的成本也太過低廉了。

在世人眼中,賞賜需慎重,俸祿與爵位相隨,官銜和實位相隨,一寸細絹也足以昭明君恩 ,一級爵位也足以昭明榮耀。雖然沒有付出太大的實際成本,但將象征朝廷認可的官銜如同批發一般半賣半送時,后果可想而知。

后來河朔三鎮的屢次降而復叛,其實是找準了朝廷的軟肋,通過反叛撕毀曾經的協定,在與唐廷進行新一輪的討價還價,進而攫取更大的利益,這樣的手段甚至屢試不爽。

官員選拔權力下移帶來的禍患

玄宗逃亡到四川的途中不光增設了一堆節度使,還增加了他們的人事權:

其署官屬及本路郡縣官 ,并各任便自簡擇 ,五品以下任署置訖聞奏,六品以下任便授已后一時間聞奏瞄螄。--《玄宗幸普安郡詔 》

“中興”和“之治”都根除不了的藩鎮割據,為何會如此兇頑恒久?

▲中晚唐的行政區劃

然而唐朝的宰相不過三品,節度使不過是四品最多不過從三品,卻能夠任命五品、六品的州郡長官,這權利大得有點離譜了。

“察三軍之志,立其所愿戴者,使軍效于將,將效于國,亦不容矣之勢也。”--王夫之《讀通鑒論》

這句話的意思是說,節度使的人選并非朝廷或者節度使本人能夠決定,而是要視乎大家的意見(三軍之志),才能登上節度使崗位。軍隊可以效忠于節度使,但不允許節度使效忠朝廷。

原來節度使也不過是藩鎮利益的代言人而已,因權力下放而形成的既得利益團體要求節度使帶領他們對抗朝廷,因而在根除這一制度之前,任何勝利都只是醫好皮外傷而已。

癥結:世家大族的凋零和權利的真空

這是典籍上不曾有過的觀點,卻是藩鎮得以上位的根本原因。

世家是一個掌控中國話語權近千年的勢力集團,其滲透到了農業、經濟和政治的方方面面,因而逐漸成為了皇權的眼中釘。隋朝反抗未果而撲街,唐朝則吸取教訓逐漸解除了解除“五姓七宗”們的權柄,同時發展科舉制度來扶持新的群體對抗世家,后來的“牛李之爭”正是科舉派地位提升到足以與世家分庭抗禮的體現。

“中興”和“之治”都根除不了的藩鎮割據,為何會如此兇頑恒久?

▲司馬懿也是世家大族的代表

戰亂也加速了這一群體的崩潰,從安史之亂到殘唐五代,延綿兩百多年的戰亂一直在沖擊著世家大族的立足之本--莊園經濟。同時藩鎮的割據一方與世家的莊園經濟存在著根本性的沖突,掌握兵權的軍事集團顯然更占優勢,因而世家的勢力慢慢萎縮甚至在地方附屬于藩鎮。他們最后的自留地--廟堂,則在“牛李之爭”的敗北后失勢,而黃巢的“天街踏盡公卿骨”則從肉體上徹底消滅了世家。

從古至今君王都想掌控一切,但他們的精力畢竟是有限的,哪怕累死也不行。因而廟堂之上的始終有著一個固定的群體在發聲和干活,也就是三代的宗親,春秋的貴族,戰國的士,兩漢至隋唐的世家和兩宋以后的職業官僚。

“中興”和“之治”都根除不了的藩鎮割據,為何會如此兇頑恒久?

▲曾經的名師風流,表面就是喝酒喝行為藝術

在世家逐漸走向凋零而職業官僚尚成氣候的中晚唐時期,武人恰如其分的介入了這個當口,成為了地方的主宰。而當黃巢起義之后,他們終于看透了“天子當兵強馬壯者為之”并爭前恐后地試圖染指最高權力中樞。五代是藩鎮割據的延續,也是藩鎮勢力的巔峰,然而彼時的天下已經不再是李唐的天下,而是群雄逐鹿的修羅場了。

結語:特殊時代的怪胎而已

退回到上帝視角,中晚唐其實是中國封建社會前期向后期轉變的轉型期,而藩鎮則是轉型過程中的怪胎。

他們擁有者獨立人財物權,享受著獨立王國的待遇,也經歷了與唐廷的百余年爭斗,令皇帝感受過東周天子“禮樂征伐出自諸侯”的辛酸和無奈,是中國歷史上的非常一頁。

“中興”和“之治”都根除不了的藩鎮割據,為何會如此兇頑恒久?

▲兩百年禍患的平息,一杯酒足矣。

然而,兩百年不可一世的藩鎮問題卻被趙匡胤的一杯小酒完全平定,這莫非也是歷史不經意間開的玩笑嗎?世家和藩鎮前腳后腳的消失在歷史的舞臺之上,空出的廟堂即將成為既沒有家族勢力撐腰,也無需為大家族站臺的新興職業官僚的舞臺,這將是一個嶄新的時代。

“中興”和“之治”都根除不了的藩鎮割據,為何會如此兇頑恒久?

下文即將探討的是一個特殊的群體,藩鎮猖獗的背后有著一群死太監在興風作浪和理應和外。身為家奴他們不但蓋過朝臣,甚至主宰皇帝的生死和廢立。為何有這樣的能量,又有怎樣緣起緣滅的經歷,請聽下回分解。

本文作者:涼州七里(今日頭條)

原文鏈接:http://www.toutiao.com/a6705905775195193867/

聲明:本次轉載非商業用途,每篇文章都注明有明確的作者和來源;僅用于個人學習、研究,如有需要請聯系頁底郵箱

Tags:唐朝   唐憲宗   北宋   黃巢   唐武宗   河南   中興通訊   王夫之   董卓   春秋戰國   李唐   山東   大業   趙氏孤兒   會昌   桓玄   張議潮   杜甫   創業   河北

搜索
網站分類
標簽列表
里昂小李子 北京pk10走势图 博彩线上娱乐网站 斗牛技巧和概率4张牌 后三组选包胆奖金计算 捕鱼达人1官网 双色球投注大赛 重庆时时三星彩走势图360 山东时时开奖视频 澳洲f1赛车计划软件 全天pk10最精准计划pk10精准计划微信群 怎么做到月入十万 MG线上试玩 澳门澳博博彩公司官网 新江时时彩三星走势 江西时时为什么倒闭 1000块时时彩倍投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