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昂小李子
黔南州信息網|www.iyhg.net

首頁 > 最新信息 / 正文

大清怎么就輸給了日本?近代國家對中古式帝國的勝利

網絡整理 2019-07-02 最新信息
大清怎么就輸給了日本?近代國家對中古式帝國的勝利

甲午一役,晚清三十余年的洋務運動功虧一簣,一個老大帝國的虛弱本色,被東海的蕞爾小國掀了一個底朝天。

但中日之間的強弱,其實并不能全然以國土的大小和人民的多寡進行區分。

平壤戰役是中日在朝鮮半島上的決定性戰役。此役前,當時在朝的清軍總指揮葉志超曾再三電請朝廷撥款撥糧,可等到日軍攻陷平壤,日軍卻發現清軍遺留在此的軍餉竟然高達一千余萬兩,所需糧草足夠日軍一月所需。

可縱有如此之多的錢糧積存,葉志超親自守備的平壤,卻僅一日便告失陷。

而日軍所不知道的是,這輕松繳獲的一千多萬兩白銀,是清廷甲午戰爭總軍費的五分之一。

事實上,中日之間在這場戰爭上的差距,僅從兩國間的軍費開戰便可見一斑——清廷甲午軍費不過五千余萬兩,僅僅相當于日本軍費的不到三分之一。

大清怎么就輸給了日本?近代國家對中古式帝國的勝利

在甲午戰爭的前一年里,日本財政收入為1.1億日元,折合白銀7585萬兩,而同時期的清廷收入則為8867萬兩——清朝政府的隱性收入合計當然不只這些錢,但清廷賬目上可供中樞用于戰爭的財計卻僅止于此。

日本在甲午戰爭的支出為兩億日元,其中只有四千五百萬日元出于財政,剩下的1.55億日元則來自軍事國債的募集。而清廷所集合的總軍費不過五千余萬兩,但其中有2800萬兩來自于匯豐銀行的兩次借款,還有一千多萬兩來自仿效國債募集的“息借華商”,此后清廷再難從國內募集到資金。

由此可見甲午戰爭時,清、日雙方在財政體系上的差距有多大。

在甲午和議時,伊藤博文一度不解清廷坐擁萬里山河,理應財源廣泛,何至于短短時間之內就再三舉債。面對李鴻章時,他甚至以此為據,洋洋得意的認為“日本未借洋債,而中國已多舉”,所以“此日本富強于中國之明證”。

但李鴻章卻深知清日在財力差距上的根源,一針見血的答道:“這并不是日本富強于中國,而只是日本稍微精通歐美理財的法門。”

大清怎么就輸給了日本?近代國家對中古式帝國的勝利

但中日的差距又何止是在財政上?

爆發甲午戰爭的一個世紀之前,全球的貿易格局存在著兩個核心,除了歐洲以外,便是乾隆治下的大清帝國。

跟如今常人所想象的“閉關鎖國”的大清帝國不同,其實在鴉片戰爭之前,清廷一直保持著相較日本、朝鮮更為開放的貿易策略。

順治年間,清朝方才入關,鄭氏在臺灣抵抗,時常侵擾東南海岸,為了杜絕治下之民溝通鄭氏,同時還為使臺灣鄭氏海侵無所獲,清廷遂下令內遷沿海六省居民三五十里不等,并嚴令禁海。

但在康熙二十二年,隨著臺灣鄭氏被削平,清廷失去了繼續“遷海”、“禁海”的政治驅動力,因此在當年就開放了海禁,允許商民出海貿易,只是不準夾帶禁榷之物,而所需要的手續不過是向地方官員“出具擔保,既領執照”。

同時清廷為了從開洋海貿中攥取利益,又確立了松江、寧波、泉州、廣州四處官方通商口岸,并設立海關檢驗貨物,收取稅費。此后清代雖然在禁海一事上時興時廢,但總體而言清朝跟世界的海貿往來其實一直相當頻繁。

大清怎么就輸給了日本?近代國家對中古式帝國的勝利

例如在康熙五十六年,清廷重申禁海之令,可在康熙六十一年,由于人丁滋生,福建山多田少,再加上商貿繁興之下,工商作物大量擠占了農業作物的田地,使得當時福建米價騰貴至米一石值銀一兩二三之高,以至于福建官員認為“米谷匱乏,已經成為了福建一省最為緊急重要的事”,為此康熙下令進口米價一石只二三錢銀子的暹羅米三十萬石入閩,并且免其抽稅。

而以茶葉這個清朝最主要的外貿大宗貨物來看,康熙三十九年對歐洲銷售僅九萬磅,而到了嘉慶五年則已經上升到了四千五百萬磅。以至于僅在乾隆四十年到乾隆六十年的二十年間,英國東印度公司的貿易赤字積累高達二千五百零一十萬兩白銀。

在英國東印度公司的巨大赤字背后,卻是清朝上下雖然意識到了歐洲舶來品的制作精美之處,可卻缺乏購入的動力。

宮廷造辦處每年都會購買西歐進口的鐘表器械,甚至廣州本地商匠對此大舉仿造,但對于自來火槍、膛線大炮等先進火器卻是嚴加管控——雖然康熙和乾隆年間為了應付西部戰事,亦有購入,但整體規模并不持久。

再加上隨著清朝人丁滋生,全民陷入貧困,對于遠道而來的歐美舶來品缺乏足夠的購買力,而歐美的主要大宗商貨紡織品,在高端產業領域又競爭不過中國本地的絲織產業,致使清朝一直保持了巨大的貿易順差。

清朝雖然從海外貿易之中攥取了大量利益,但卻并沒有吸收到多少歐美的先進科學。

歐洲流入中國的商品多為制作精美價格昂貴的工藝品,以至于理學儒士們在輿論上將歐洲舶來品統一視作了“奇技淫巧”之物,清廷中樞又對于治下之民跟歐洲的交流嚴防死守,官民一致抵制歐洲的情況下,歐洲大宗商貨尚且滯銷,更何況清、歐間的文化制度交流學習呢?

大清怎么就輸給了日本?近代國家對中古式帝國的勝利

日本與清朝則可謂完全不同。

日本雖然在德川幕府建立之后一直堅持執行“禁海策略”,只保留長崎一處通商口岸,甚至在黑船來航之前,能夠來到長崎通以商貿的歐洲國家其實只有荷蘭一國而已,這也是后來在明治維新之前,日本為何將西方科學技術統一稱作蘭學的原因。

但由于日本體制跟清朝不同,其核心構成是幕府藩國二元體系及其體系下的身份世襲社會,這就導致哪怕在慕藩體系穩定的情況下,從屬幕府的藩國仍然具備很強的自主性,而身份世襲更是直接促成沒有繼承家業權力的日本男子,積極從事能夠獲得體面身份甚至完成階層躍遷的新興職業。

而蘭學在江戶幕府時代,無疑就是藩國和缺乏機會的日本男子的一個不錯的選擇——對于前者而言,蘭學能為藩國帶來技術上的革新和支持,而后對于后者而言,從事蘭學則能獲得技術型的官員職位,從而擁有不錯的收入和體面的身份,甚至借此完成階層的躍遷。

十九世紀初,此時日本雖然還沒發生黑船來航,但江戶幕府對社會的鉗制已經不復統治初期的嚴密,日本蘭學發展更為蓬勃——當時對西方軍武知識已經略有所得高島秋帆,就開班教學自創的“高島炮術流”,他甚至從荷蘭商人手中購買歐洲槍械以作為實彈操練的學具。

大清怎么就輸給了日本?近代國家對中古式帝國的勝利

而在黑船來航之后,慕藩體系動搖,幕府與西南強藩的對抗,促使雙方都展開了近代化軍事改造。

1855年,黑船來航發生的兩年之后,長州藩就開設了專門面向武士階層的西洋學所,向藩下的傳統武士教授近代軍官應該具備的天文、地理、化學、物理以及軍事知識,此后為了培養基層士官和技術性兵種,長州藩又在十年之后開設了專門用于培養炮兵和步兵的學校。

雖然長州藩在此后的倒幕戰爭中,有許多軍官都是長州武士出身,可隨著這十余年的積累教化,長州藩甚至整個西南四強藩都已經初步完成了自己軍隊的近代化。

而江戶幕府的改革不僅更為遲緩,在諸如軍官任用上也還保持著“原則上使用具備近代軍事學識的武士”,這種不徹底的改革,最終使江湖幕府在倒幕戰爭之中一敗涂地,不得不“版籍奉還”。

而在日本發生黑船來航的前四年,清朝爆發了“太平天國”起義,這場內戰同樣促使清朝的軍隊走上了近代化之路。

相較于師法戚繼光,擅長結營寨,打呆仗,對西洋槍械敬而遠之的曾國藩而言,其子弟李鴻章可以說是清朝第一個全面效法西洋軍武之人。

大清怎么就輸給了日本?近代國家對中古式帝國的勝利

李鴻章創立的淮軍是晚清中國的核心支柱性力量,但這支脫胎于湘軍的武裝,最早時使用的依然是數百年前戚繼光創立的“鴛鴦陣”,武器也以冷兵器為主。然而在上海之戰后,李鴻章得以見識到了經過西法訓練和裝備的常勝軍的威力,并為之折服,從此成為了西法武備的忠實擁躉。

當時常勝軍的軍官和統帥雖然為歐美洋人充當,但士兵構成卻是以華人為主,而這樣一支非官方的華人力量,往往能夠數百人結陣便能夠力敵十倍的太平天國軍隊。

而在太平天國前中期,采用了戚氏操法的湘、淮等軍,甚至大量裝備了洋槍洋炮的傳統清軍在面對太平軍主力時,莫說以少敵多,就算兵力相當,也最多只能落個僵持不下——甚至一不小心,還有全軍覆滅之險。

由此便不難理解,為何李鴻章在上海之戰后,會大舉購入洋槍洋炮,利用西式練法改革淮軍操典,甚至一舉編練六營炮兵,還任用洋人為淮軍教官。

然而不管是只裝備了西洋槍炮的傳統清軍,還是后來采用了西式操法的淮、楚、湘等清軍近代力量,其實都只是在表面功夫上做文章,歐美軍事的內核并未學到。

例如在淮軍開始近代化之后,軍官升遷仍然主要注重于槍法是否精準,麾下兵丁陣列是否整齊,步伐是否一致。既不在乎軍官是否具備基礎的近代化學識,也不看重軍官能否對臨戰時的陣型變化,戰術進退了然于心。

大清怎么就輸給了日本?近代國家對中古式帝國的勝利

這就是為什么在甲午戰爭時,清軍“見賊既潰”的原因——當軍官不具備與時俱進的軍事水平時,就算清廷不斷購入各色的克虜伯大炮、歐美先進槍械,士兵就算會使用,可也因為軍官缺少相應的素質而難以發揮作用。

從本質上來講,裝備著洋槍洋炮,采用西式操法的清軍其內色仍然不脫中古軍隊的的范疇,并不是一支近代化軍隊。

要知道在“排隊槍斃”的時代,除了殘酷的西式操法將軍隊變成如同機械般的工具之外,最主要的還是要有民族意識,知道“為何而戰”才能讓近代軍隊支撐起至少30%的傷亡率。

而在淮軍身上明顯缺乏后一點——但對于李鴻章來說,淮軍所缺少的后一點,也正是他能取信于清廷帝后的基本原因。

但清廷君臣之間的政治互信雖然沒有到匱乏的地步,可對慈禧太后而言,異論相攪仍然是她自認為控制住李鴻章不可或缺的手段——因此李鴻章不僅需要打起十二分精神應付來自朝堂上的攻訐,同時也不得不面對翁同龢這個掌握著戶部的政敵對他的拿捏。

在1894年的夏天,李鴻章已經意識到戰爭迫在眉睫,向戶部索要“二三百萬兩”作為整頓戰備所需,但哪怕帝后已經表態應戰,可翁同龢除了給李鴻章一張寫有“該衙門知道”的回票以外,李鴻章便一無所得。

大清怎么就輸給了日本?近代國家對中古式帝國的勝利

而日本自1883年起便達成了君臣一致,縱然日本國會偶爾會對軍費開支有所異議,可在明治天皇率先捐出皇室經費充實海軍之后,日本政府迅速的完成了意見的統一,以至于從1883到1891年的八年時間里,日本在海軍建設上一共投入了財政、公債、捐款共計4333萬日元,這幾乎是日本財政年收入的一半——在八年時間里平均每年投入高達五百余萬。

相對日本來說,在甲午戰爭爆發之前,從光緒十四年算起,清廷對北洋海軍的平均撥款是每年137萬兩,這也導致光緒十四年以后經費拮據的北洋水師無力再添加新艦。

這其中既有時人認為北洋水師已經成軍不需要再添加新艦的原因,同時也有帝后擔憂李鴻章手里的軍事力量進一步坐大的考量,而至于修頤和園所以導致了北洋水師未舔新艦的說法,其實不過是當時朝堂中樞拿來搪塞李鴻章的說辭而已——頤和園修繕用銀據估不過八百多萬兩,只相當于清朝在1893年財政收入的百分之十。

由此可見,甲午戰爭的失敗,固然有清廷上下腐敗,李鴻章戰略失措,在甲午之前沒有對日本采取預防性戰爭進行打壓等原因,但在核心上還是因為清廷在本質上仍然是一個中古帝國,而日本雖然明治維新也不過數十年,但卻已經初見成效,成為了近代國家,所以甲午之戰的成敗,其實在開戰之初就已經注定了結局。

- END -

看見我們,發現世界

本文為 真實星球 原創

更多內容敬請關注真實星球

順手點贊支持我球,歡迎轉發朋友圈

未經授權勿轉載,本號已與維權騎士簽約?

本文作者:真實星球(今日頭條)

原文鏈接:http://www.toutiao.com/a6708321843943571980/

聲明:本次轉載非商業用途,每篇文章都注明有明確的作者和來源;僅用于個人學習、研究,如有需要請聯系頁底郵箱

Tags:日本   清朝   康熙   李鴻章   歐洲   乾隆   朝鮮半島   葉志超   嘉慶帝   朝鮮   順治帝   白銀   福建   平壤   泉州   臺灣   文化   勝利退出演藝圈   廣州   二十二   伊藤博文   明治維

搜索
網站分類
標簽列表
里昂小李子 北京pk10技巧压6法 扑克二十一点怎么玩 江苏快三快彩乐 重庆时时现场开奖结果 blr巴黎人娱乐 360老时时彩走势图 快速时时是私吗 买马坐庄稳赚吗 二八杠生死门看牌算法 十元夺宝猜大小 星罗斗地主龙虎 星际彩票下载安装 重庆时时彩 历史记录 江苏时时组三的几率 2018最准单双王 动物狂欢多人版开奖图